天青色等烟雨

三得利美术馆有个东洋陶瓷展,结束前的最后一天跑去看。其实我误会了,以为是介绍日本的瓷器,后来发现,日本所称的东洋其实大约更多指东亚各国,而不是我们常用的专指东瀛。呵呵,想来也是。因此进门后看到大部分是天朝瓷器,不由得很是意外欢喜。

 

这展览其实是大阪某美术馆的收藏,最古的居然有后汉的几件,让我稍微吃惊,是几样明器,譬如烧出来几层的高楼作为陪葬,虽然并不那么工整好看,但陶瓷的一座小楼还是蛮惊人的。唐三彩也有几件,虽然这种浓烈的色彩并不是特别符合我的口味,不过一个酒壶的样子很有西域风情,可见大唐的浩荡之气,唐威通天下嘛。反倒是一尊唐代仕女的陶俑我觉得很好,线条流丽,应该是带彩的,可惜时代久远,已经是白白的一片,不过还是觉得表情可爱,手势精致,姿态也美,虽然裙腰那么胖乎乎的,很唐风,笑,丰满的如同一只鸽子,但那曲线转的真美。

 

成就最高的还是宋瓷,或者说,我个人爱极了那种淡青的如玉的颜色和那些宛转的瓶子的曲线,笑,着实是宋韵,单单的颜色,并无任何多余装饰的单纯形状的瓶子,居然这般好看这般气质。所以有种美,的确是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定窑汝窑,钧窑龙泉窑,基本都有陈列,虽然东西不多,但瓷器本身真美,看着一些介绍说明,同时膜拜那些美丽的名字,粉青,影青,定白,最美的莫过于这雨过天青了。那句话是这么说的,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

 

等到明朝这边,就是青花瓷的漂亮明丽了,大概这种纯粹鲜明的蓝色,就是正宗的china blue的意思?除此还看到叫釉里红的一种,那个大盘子的花纹呈现很淡的粉红色,倒让我想起些如同英国茶具的那种优雅感觉。后期还有许多五彩的,浓烈的颜色画了通红的牡丹和肥厚的绿叶之类,年画般泼洒了热闹的色彩,笑,这时候的这些器具,杯盘碗盏,看起来就很有些熟悉,仿佛现在还是会用的,起码我觉得我小时候就看到过这样颜色热烈寓意吉祥的餐具,或者那个青花瓷的小碗也和家里饭碗差不多的感觉,笑。其实如今量产的陶瓷餐具也不是很贵,我这次回国曾经背了一套青花瓷的功夫茶具过来,当时买的时候还有白瓷青瓷的几套,都极漂亮。笑,那白瓷的和展览里看到所谓定白的温润奶白也很像嘛。青瓷的颜色记得也很正,自己很喜欢的,不过想到背了来是要送人的,作为礼物的话,也许还是青花瓷更显得鲜亮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