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再见

 

记岸野组九月公演《森の石松外伝2 石松と土佐のよばれたれ》

 

没想到今年还能二度看到剧团岸野组的公演,作为一个不那么称职的关犬,一般关先生每年参加一次岸野组的演出,我便也只看一次。今年居然九月份又出演了,据说是原定的演员大约是因病不能演出,于是关先生顶上的。对于我来讲,可算意外之喜。

 

上半年的那次演出恰在震后,当天在车站的时候还有过一次余震,这次的却在首演那天,遭遇了台风,可算命运多舛。不过也恰是因为有天灾才有这次的这个剧目,从场刊的介绍里可知,本来按计划,应当是另一出戏,但因为震灾,剧团想,这种时候,最需要让大家快乐让大家笑,因此决定演出这石松的故事,因为这是他们剧团最开心最热闹的一个故事啦。

 

选了个周六,大约是三连休大家习惯出游吧,所以这天的票子居然还有个不错的位子。银座的博品馆剧场位于八楼,不大,据说有三百多个位子,我倒是头一次经历看话剧要乘电梯上八楼这样的事。

 

演出开始了,五分钟后我发现,我原来看过这部戏哇!那还是五年前,我刚来日本不久,第一次看关先生的舞台演出,就是这部。当时是在池袋的小演出厅,我和小安一起,买的现场票,于是坐到第一排的最右边,我记得音箱就在身边很响很震撼,吵得脑袋疼,关先生离我们很近,于是那天很兴奋。这出戏极端喜剧,记得当年看时笑得打跌,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这次在事前我只是扫了一眼剧名,虽然熟悉,但以为是同系列的另一个故事,没想到就是这一出,倒和记忆中的交相辉映起来,当然,五年前的记忆大都模糊了,所以没办法分辨出来具体的哪里有怎样的异同,只是在演出的过程中,印证着似有似无的熟悉感,这段情节看到过的哪,那段台词不记得了。当然最最显著的不同在于出演者,两个重要的女性角色换了人,原谅我记不得五年前的出演者,好像那位少女是饭塚雅弓,另一个忘记了。这次的少女是福圆美里,另一位强势的阿姐是三石琴乃。福圆MM的演出感觉蛮本色的,那个角色也是可爱稚嫩的少女,倒是有几个场景,她做生气的样子,鼓起腮帮子,圆滚滚的,加上圆圆的眼睛,煞是可爱。她圆圆的脸,红色小碎花的和服,就像个布娃娃一样。三石姐姐的声音我一直蛮喜欢的,清亮动听,真是可媲美钢琴音色的好嗓子,所以我挺期待看她这次的表演。看完整场觉得,倒不是说不好,而是台词的特性决定了,或者很快,或者很强硬,因此少了些原本那种在耳边如清泉灵动的舒适感,没有了那种娓娓道来不疾不徐的风华动人,觉得可惜了这好嗓子,笑。

 

关先生扮演的角色还和五年前的一样,因此还是那个有点傻有点弱的毛头小子,五年来还是没长进咯,哈。我对于他在舞台上总是演些疯疯傻傻呆呆的角色已经习惯了,何况是出现在这样的喜剧里呢,不过还是挺喜欢的。这个人物的性格表现的蛮充分,层次感也很好,慢慢的成长和变化都看得出来。临结束的时候有一大段台词,主旨是要说服冲突的两方化干戈为玉帛的,那段的表现我很满意,展现出来了智慧,沉稳,自信的心理,使用的声线也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因此就算是不甚紧要的一段,也觉得很不错,很有印象。

 

故事自然还是时代剧,我琢磨着,这石松的时代背景估计还是一八几几年的样子,幕末,维新之类。似乎我就没看过这个剧团演出过其他时代背景的戏剧哪。不过因为是两个小时不到的一出喜剧,所以自然不会讲什么深刻的问题,当然,也不可能不留有时代的烙印,简单来说,主人公石松算是武力值很高,智力值很低的家伙,笑,很强,而很傻,因此很有趣吧。你若真把他轻蔑为一个笨蛋,通常又会被他骗了,通常傻人心思单纯,比较接近真理嘛,笑。某次他完成了老大交给的任务,回程途中,一时兴起打算绕弯游玩,结果因为脑容量有限,于是迷路了,汗。恰好遭遇了一行三人,年轻武士和他的姐姐,以及他们护卫着的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出身于咒术世家,其实这次是要去做牺牲品,拯救一方国民的。另一股奇妙的势力要抢夺这个女孩,石松卷入了这场纷争,成为了护送者,引出了这个故事。

 

从戏剧冲突这点来说,除了很明显的一方追一方逃,还有心理上的,某个单体的牺牲到底应该不应该,这样回荡在每个剧中人心中的思辨。而从大背景说,又是一个走向结末的封建制度和当时西方思想的碰撞。当然这些比较重的东西剧中其实没有特别泼墨重彩,我也没有能力特别讲述。不过关先生演出的年轻的武士,虽然顺从着作为一个低阶武士家臣的任务,但内心对这个小岛以外的世界还怀有无尽憧憬和十分热情。他充满激情的描述和赞颂着美利坚的选举制度,笑,过了一百多年,日本自然已经实现了当初他们期待的这种民主选举制度,虽然我对日本政坛的乱像有些不以为然,以至于我听着那段狂喜入迷的陈述也有些抽笑,不过后来一想,当时的那块新大陆大概就是最先进的自由之地,封建统治下的人们如此狂热的憧憬着也不奇怪,就理解为他们得以睁眼看世界后的欣喜若狂罢。

 

把沉重的时代背景丢一边,这是一出极端笑闹的喜剧,笑料出现的频度很高,并且几乎都能引起满场哄笑,观剧感受来讲,相当愉悦。这里的搞笑是往无厘头,夸张,没有逻辑方面发展的,呵呵,这也没关系,开心就好啦。所以两方架势十足的打斗中,会突然暂停,大家一起排队型,跳舞,个个脸上笑逐颜开的,把嘴都要扯到后脑勺的那种笑,然后,再开打。这样的一幕自然让观众前仰后合了。

 

阻击他们一行的那队人马(号称八百狸)担负了几乎所有的搞笑任务,最具特征的,是他们采用了变装策略来抢那个女孩。于是出来了金太郎桃太郎,于是出来了水晶鞋和灰姑娘,于是出现了小蜜蜂和小红花。当演员穿着这样的行头登场,真是要引得人肚痛的,并且他们还在被狂扁的时候很奇怪的说,咦?为什么会被识破啊。更加让人抽搐。这样的喜剧,连前座的两个小孩子都看得乐不可支,也让前排的某位盲女士也听得笑不可抑。就这点来说,能让大家都开心,就蛮成功的。

 

我看戏很喜欢看一些突发情况,这次只是一场,分辨不出来哪些是台本上的,哪些是即兴发挥。作为全剧,甚或说全剧团灵魂人物的岸野先生的表演,一向可圈可点。不过其中有一段,石松躺在地上说脚抽筋的那段,很奇妙,让人分不清是剧本里原本就有的,还是他临场发挥。如果是临时的小事故,那未免在故事中衔接的太服帖了一点,何况后文还有呼应。但若是剧中本来的情节,又让人觉得表演的如此松弛,如此不像刻意的演出,其他演员也是那样笑嘻嘻的看着,甚至神色中有些忍俊不禁的意思。总之,是把观众都迷惑住了,不辨真假,不知是否是表演。想来这便算是表演的最高境界,是为上品。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爱好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