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而来

 

因着工作的缘故,回上海度过了将近两个月。几乎就是一个夏天了。如今打了一个来回,如果我有些才情,大约也要吟诵出什么昔我往矣,如何如何。今我来思,如何如何,之类。可惜没有,我只能琐碎了。

回东京后用一天做了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顺带见识了一下上午大晴天下午狂暴雨的天象。晚上雨小了,没了最初惊天动地的气势,和声势,于是天地间一下子就很安静啦。

这时候觉得,上海是那般的热闹而嘈杂,而这里是这么安静。我两耳喧嚣的过了许多天,忽然间的跑到日本这样子清静的地方,静的除我之外,就没有人声,突然就会觉得,寂寞。

日本上月24日起电视全改成数字信号了,于是我的电视机也一下子被搞成了摆设,打开来全是雪花点点。白天跑去看了看店里电视机的陈列,其实想买一个的欲望也不是那么强烈,但似乎总应该有这么一个,起码屋子里热闹一点,当然手机是可以看电视的,但总归不舒服吧。不过我对这些电视节目也没有什么执着的,两月不看,也没有什么想念,今天瞄了两眼,似乎倒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起来。

居然就怀念起上海的广播电视来,于是网络上听一阵子LoveRadio,再看几眼东方卫视,呵呵,这桩事体,果然是物离乡贵,人离乡贱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