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 一程 饕餮 14

回国了就挺想找机会看戏去,跑去天蟾舞台瞅了瞅,时间剧目都没有合适的,于是怏怏的打算做罢。谁知恰巧老爸倒是给了星舞台的票子,原来是麒派的纪念演出,我想这倒正好,于是某周三的下午便跑去了。

 

上海星舞台我倒是从未来过,地铁宜山路站出来倒也不远,但周围环境却不像是这里有个剧场的感觉,笑。这次的麒派公演也有几天,好几个剧目,我去的那天倒也真好,全本的《乌龙院》,虽然这戏我倒没有真在现场看过,但也晓得《坐楼杀惜》这著名的一折,也知道是麒派名剧,坐在剧场一角里也颇为期待的。主要是好久不见,所以特别显得珍贵了,比如回国期间,我时常是把电视遥控器对着央视戏曲频道的啦。

 

这中国的戏曲,所谓歌舞演故事,但我要看,就不是看故事,而是看歌舞啦。就譬如这乌龙院,讲的是水浒里宋江杀惜的故事,不论是周信芳先生改编之前的偏低俗版本,还是他改编后如今这称为有思想性的版本,我其实都不是特别有所谓,我只要看一场做工戏,如何的做得好,就是了。所以不会有一般看电影或者看话剧时候,对剧情的那种诸多的挑剔。中国戏曲,看看唱念做打,看看手眼身法步,不就足够了么。呵呵,一点管见。

 

其实这出戏,当初看张爱玲的散文,就描述为,“姐儿爱俏”每每过于“爱钞”,于是花钱的大爷在《乌龙院》里饱尝了单恋的痛苦。她散文里的这段很具才情,也深刻,所以看戏的时候,也忍不住时时在脑海中浮现,尤其她点出的那段经典的对白,那没话找话的一段,在台上还是如此规矩经典的演了出来,不由得很高兴,心里挺满足,仿佛有些还愿之感。

 

所以,表演方面我还是挺满意的,这出戏本就不是唱功戏,也没有什么经典唱段,就看这台上两三人,如何如何的演出,一个个人物鲜活的,惟妙惟肖的,拍案而绝的。有时候觉得描摹世情到了极致的,还是要看这些戏曲,似乎多少代人的智慧都在上头了,每个演员的人生阅历都层层叠加在上头,就算小人物也都有岁月沉淀的沧桑感,何况是水浒里的名篇,真真是读名著一般的淋漓畅快。主角的宋江和阎婆惜不必说,连阎婆,张三,甚至店小二,都是好看的有味道的。

 

这次演出算是老带新,一位麒派名家演后面的坐楼杀惜,前头的一些小段由他的徒弟,两位年轻孩子来演,就我这种稍嫌外行的眼光看来,还很不错,台风也挺老练稳便。呵呵,我对于戏曲演员,总是深怀敬意,觉得在这样浮躁的世间还能学戏唱戏,着实不易。

 

张三的那位丑角,出场也得了碰头彩,我才想起,也是位名演员了,我记得十多年前,我刚开始跑剧场追看京戏的时候,看得还是特别怀着热情的,一古脑儿看了许多。那时候他也是刚刚出来,我剧场里看的第一场戏里,就见过他演出。如今一晃这么多年,他也从个新人,到如今的著名演员了吧,笑,时光如水。于是想着这次看到的小老生,小花旦,过上数年,不知又会如何呢。

 

剧场里观众不多,不晓得和是周三有没有关系,倒是大客车拉来了十多个外国游客,倒也有趣。我不禁想着他们看得明白不明白。不过这出戏,想来比其他唱功为主的折子戏大概更容易懂,何况是个偷情吃醋情杀之类相关的故事,估计那些看惯意大利喜剧的人会感觉很好懂?一笑。

f:id:stayhere:20110518144114j:image:w360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旅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