踊る阿呆――记岸野组2011年04月公演

当初订票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公演的时候会是这样的时期。开演前的那些日子,关心的已经不是,戏会不会好看,而是,还会不会按时公演,那处剧场是不是在计划停电的范围内,所有的演职员是否还平安能否继续演出,等等。要调查是不是像很多演出那样中止取消,然后发现,还好,没有。调查演出地点的本多剧场是不是会停电,然后发现下北泽似乎不在停电区域内,于是还好。调查电车是不是顺利,调查场内是不是如常,一切都还好,还好。

 

订的是4月2日首场的票子,想起来像这样去看关先生出演的舞台剧,似乎一般很少选择首演,这次虽然订到了票子,算是幸运?可是原本一起去看演出的小安红茶都仓促回国了,于是我损失了一万多块钱,似乎又算不幸?呵呵。不过比起来这次的重创,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本多剧场也不算陌生,几年前的一场岸野组的公演就是在这里,虽然隔了三年,但也没有迷路,走在路上,有些景象就在脑海中复苏了一样,虽然从来也没有记得。那天天气还可以,不算很冷,有太阳,比第二日的阴冷下雨暖和许多,但我还是裹着厚重的羊毛围巾。因为剧团有通知,因为节电的缘故,演出的时候剧场内不开空调,希望观众带好保暖衣物云云。于是,这算是这个非常时期的非常景象,之一。

 

进门入场都是如常的,买了一本场刊,也是平常的岸野组的风格,那就是居然会有广告,笑。关先生在场刊里说了一些关于这次演剧的话,想来场刊交印的时候一定还是那个日子之前,所以就验证了这句词,世事无常,沧桑变化。关先生的话点题的说到了舞蹈,就是这个剧名里的“踊る”,这里指的是有名的德岛的阿波舞,说起这个“盆踊り”,倒是夏天庙会的时候常见到,许多人围起个圈子跳,动作并不复杂,也不剧烈,手举起来,摇摆着,感觉很有日本风格。关先生提到小的时候,总是被庙会上的吃食所吸引,对那舞蹈从没关注,也没参加过。如今也因为这场演出,倒有些感兴趣了,尤其是当地阿波的舞蹈,很想去看看。呵呵,据说是因为那些穿着漂亮浴衣戴着网笠的女子,看起来真是美艳风情的哪,笑。

 

话说进场坐定,剧团成员来做说明的时候,也提到演出中不开空调的,为了防寒保暖,剧团会派发暖宝宝,需要的请举手。呵呵,大概是不好意思,加上不认为会冷到什么程度,所以举手的观众也不多。派发的姐姐循循善诱:“真的不要么?过一会儿会很冷哦。”众人都笑,觉得是关于演出的一个冷笑话。

 

然后演出开始了。幕末背景,呵呵,我对这段历史时期既很无知,又无好感,不过近来这时代倒是蛮红的感觉。说实话,这次的剧情我并不很喜欢,也没有什么共鸣。时代背景是黑船来航,日本开国的时期,故事却还是讲的小人物,算是以小见大的演法。我的纠结在于一直不能很好的了解和理解日本人对于这桩历史事件的态度,对于他们,大约认为这是日本近代文明发展的契机?因此他们心中,是不是对其多为正面评价或者事实上心存感激呢?对于我来讲,类似的史实却无法让我有类似的感情,说到南京条约,马关条约,都是国耻重创,切骨之痛。那么香港之于英国,台湾之于日本,又是什么感觉和感情呢?不得而知。有时候会想,如今许多的不理解,也许因为没有像那样的被伤害过,所以不知道有多疼。譬如我们至今背负着的,中国近代史的那些沉重,那种沉重的影响甚至到今天都没有解消,所谓万劫不复。就如同一个人从人生的峰顶跌到谷底的境遇,如今努力爬起来,自然事事都做得紧紧咬着牙的。

 

再说深了就又走到其他地方去了,我也不愿多探讨,总体来说,并不是个轻松的话题。头疼,我存心来看一出搞笑的戏剧呀,为什么不光说感情戏呢,笑,如果演出爱情,一定让人很容易共鸣。就算说说事象百态,我想一想也能点头明白。但说到国际政治,总让人觉得道不同,拥有着不同的世界观。主人公因为海难的时候被美国船救获了,和美国人成为朋友,觉得他们都是好人,觉得两国应该好好交往,这种感情我理解,不过因此就把本国的地图献给他们,到底当时日本是锁国的立场,两方面算是敌对,这做法让我觉得无法苟同。本剧的主人公是这样一个人物,他做了,又觉得做错了,因此受着良心的苛责,在位于品川这地方的小旅店里隐姓埋名的生活了八年。

 

至此把沉重的事件都抛开,单说演出,还是感觉不错的。岸野组演出江户时代的故事真是驾轻就熟,我印象中观看的四次都是时代剧,就是古装剧了。每次的布景和人物都让我觉得很有感觉,虽然是小剧团,不能说尽善尽美或者如何恢宏大气,但也很有时代风情,那些舞台上的布景,木制的小小的建筑,屋架桌台,都看起来颇是那么回事,看那些穿着和服,梳着发髻的男男女女在穿行,忽然就是那个时代的市井风情,跃然而出。

 

她们演绎的江户时代的女子,都是那么袅袅婷婷,和服收的腰身又细又窄,摇曳着。那些女子都是内心坚强有主意的,所以身材虽然都瘦,但腰挺着直直的,而颈子那里又风情的侧着,像风中的小草,随风舞着,但芯子又是笔直坚强的。而有身份的男人们总是气象阔大的,他们的和服套起来厚重的很,挺着胸膛,看起来端庄而敦实而有气派,身影一出现便很能给人以很牢靠的感觉。而那些下层次的男人,比如主人公和他的朋友,就是短打扮,因为总要干活,加上坐姿的习惯,所以他们的样子像虾子一般的弯曲着,背总是佝偻着,仿佛一直在奔波忙碌。就算站着,双腿也习惯的弯曲着,两个膝头向外,看起来有些罗圈。他们做事情很多,显得手脚勤快灵活,并且唯唯诺诺中,又似乎总有种世故和机狡,或者是做人的睿智。总体讲,就各仿佛是秀竹,青松,老梅。

 

我喜欢这样子的世俗风情,舞台上基本是那个小旅店的布景,于是看到店主一家做生意的样子,弥漫了一种亲切规矩的江户人情。这种世故人情传承下来,就是如今日本的服务业那种规矩和诚心了吧。也喜欢那种台上那种一下子推出来的场景,很多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观众目不暇给,看那里都是有故事的,拼合起来,又和谐齐整,满溢出来浓厚的时代风情,就如同看到那个时代有名的描摹世情的一桢画片,带了点历史的痕迹。

 

然后还有爱情,店主的大女儿喜欢上了这个在他家店里帮佣的男人,就算他地位又低人又平凡而且岁数和她爹一样大。她爱得又有韧性又有尊严,被拒绝时那么骄傲,偏偏要说是甩了人家而不是被甩,坚强的让人心疼。不过发展到后来,真的失去希望了于是投河,被救起来后又失忆,这段情节就有点恶俗了,笑。不过失忆之后作为作品来讲,还蛮有戏的,比如重复起前面的一段台词,让她回想起来从前,就很有感觉,让人感动。这样子把一段看似平淡无奇的台词重复的表演了出来,却因为场景情境的不同,让人心中陡生感慨。这手法倒也不陌生,大话西游里那段经典就是如此嘛。

 

说到关先生的演出,这次的戏份也不算很多,是主人公的家乡的朋友,因为主人公失踪了多年,于是携着主人公的小青梅,从乡下到品川来找他。因为是乡下人,呵呵,所以衣服和主人公一样,是短打扮,还有些土气,花花绿绿的。并且说话的口音,带着浓厚的难分辨的味道,是不是土佐的方言,我可辨不出,只觉得怪好玩的。戏份不多,并且似乎总集中在我座位的另一侧,真让人咬牙。不过还是满意的,一个乡下的见识不多,但又有些见识的青年的形象,还是印象深刻的。还有好玩的细节,比如店主的小女儿想去看黑船,她妈妈不同意,说她一个小姑娘跑去太危险,家里也没有闲人有空带她去。话音刚落,先生演的那个角色就从她们后面无辜路过,刚泡完澡,毛巾还搭在脖子里,神清气爽心情愉快状,颠颠的哼着小曲路过,于是被抓去陪小姑娘看黑船去了。这个场景颇好笑的。顺便,故事的背景是属于开眼看世界的那种,所以店主的小女儿就被塑造为对外界充满憧憬的孩子,看到客人拿来希奇的地球仪,就喜欢的不行。拿着地球仪说,越过海,就是英国和荷兰啦,我想,咦,不是美国么?美洲大陆也绕过了么?难道是朝西走,越过印度洋,地中海么,呃,这可真复杂。呵呵。

 

其实剧中我最喜欢店主大叔,四平八稳的坐在店里,一个慈眉善目见谁都客客气气的大叔。怕老婆时候的有趣,照顾生病的女儿的时候那浓溢而沉重的父爱,看世情的眼光通透,做事情的周到圆满,真是很可爱。出演的目黑大叔,我一点也不认识,不好做评。倒是场刊里他自己也说,对这个角色其实很没有经验,从没演过女儿已经这么大的父亲角色,但我觉得,演得很生动很到位。同时,他老婆,这旅店的老板娘也是个妙人,几乎担当了搞笑角色似的,一口台词极快,爽辣松脆,很有感觉。修理老头子也是把好手,笑,主人公这做伙计的也深深敬服,所以老板说话,还可以谈谈条件,老板娘发话,绝对是一口答应的,呵呵,这几段情节都很有趣。

 

演出来讲,舞台很小,也没有什么机关布景,但采取了很多手法,力保灵动的感觉,也让任何时候都显得台上不空,有个亮点,都要新鲜有趣。仿佛能想象它们在排练时冥思苦想的样子,这地方比较乏味,加一点什么手法呢,之类。个人喜欢他们几个一起跑去看黑船的场景,为了表现这匆忙的跑动,同时表现多个人物的性格,画面的运用很好,主人公在跑动,但如果真的飞奔,自然一会儿就从舞台消失了,于是他原地跑动,身边的人物向后慢慢退去,表现他的飞奔。同时又用这些各色人等和他交错时候的对话表现各自的性格和着落,都蛮有心思的。

 

这故事的意思其实是,语言不通,想法不同,都没有关系,大家一起来跳舞,自然就熟悉热络了,然后世界太平啦一切都好啦,呵呵。所以这几个去了船上,就很无厘头的带着船上的美国人一起跳起他们家乡的阿波舞来,笑,剧情不说了,这段舞蹈我真喜欢,音乐悠扬,撑起了满台的人,都转着圈儿,一起手舞足蹈,又唱又跳,这段单从视觉听觉上来讲,很美好很热闹,看起来,似乎真的让人感到很开心。

 

演出基本上就是如此落幕,比较特别的自然是落幕后的舞台。幕布再次拉开时,吃惊的发现全体演员都跪在台上,就是土下座那样跪拜的大礼了,极郑重的。然后岸野先生致辞,大意就是这样艰难的时期,大家还来捧场观看,真是无比的感谢。这时节台上台下都是一般的激动和感动吧,比如我专注看关先生的表情,便觉得是平常很少见的,在塑造剧情时才偶尔能见到的那种激动和痛切的样子,面部的肌肉都纠结着似的,是我在这样剧终后舞台见面时,从没见过的表情,一般情况下演员都会施施然的笑着。岸野组这个剧团在终演后,习惯是演员们都站到剧场出口处列队感谢观众,关先生大约因为是客演的缘故,一向不露面的。这次也许是因为情况特殊,加上还有募集捐款的活动,所以居然也一同出现在剧场出口处,这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场景吧。

 

事实上当日走回到下北泽车站等车的时候,忽然听到别人手机的警报声,心中一凛,过了几秒,果然月台上就微微摇晃了起来,抬头看月台上方悬挂的杆子也在晃动。原来又是一次余震,后来得知,还不算很小。当时心里忽然想,如果是刚才演出的时候摇晃了起来,就又不知会如何了呢。

 

于是这就是一次非常时期的非常观看,记录下来,念念不忘,以示希奇。希望这样的事情,只有之一。非常的时期,终能被日常,飞快的抹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兴趣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