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11 我的地震纪实

人总是无法预见,在某个时刻到来之前。

日本的地震是极频繁的,前几日我还这样跟某个朋友说着,看地震情报,每天都有或大或小的几次,如果某一天平安无事,反而很希奇。

可以想象经过了这样的训练,只要在日本待过的一段时间的人,大约都学会了处变不惊。当感觉到了摇晃,会想到,啊,又来了。然后,等他停。

所以那天也是这样子,办公室里感受到了最初的震动的时候,我甚至来得及说一句,哦,摇晃啦。但是这次的停歇却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早的来到,反而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超出我的经验,桌上书房的电脑机箱开始跳动,液晶显示器也开始摇摆。大坂大爷眼疾手快的左右开弓按住了两台,对面的小竹内也抱住了显示器。最危险的地方居然在我们社长老大的身后,那里的一个书架似乎有要倒下的趋势,我们老大伸出手去按住了,以董存瑞炸碉堡的姿势,行黄继光堵枪眼的事实。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三分钟,就算后来看报道,我也无法丈量这一段时间。我只是不知所措的静静坐着,看着面前的这一间房,或者说一栋楼,或者想象着一个都市,在瞬间左摇右晃了起来,这种景象太不真实,以至于你会怀疑这是上天在开玩笑,造出这样的一番闹剧般的景象。我无所适从的看这几个人,他们面色都很严重。摇晃的幅度让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感觉被一种巨大而恶意的力量玩弄着。

当终于停歇了以后,居然我们可以很快的反应过来并且表现得很冷静,也许是相信自己逃过了这次,算是很大的地震。很安全,毫发无损,连房子都很安全,并且没有停电,也没有断网。很自然的就熟练的去查情报,于是看到了我们刚才经历的那种摇晃,被定义为了5强。心情严峻了起来,大家开始把危险的东西搬到地面,把撒了一片的东西收拾了,包括墙上的挂钟,和一个掉在地上居然摔碎的马克杯。

我五年来经历了数不清的地震,但从来没有这样厉害的,我忍不住问老大,他到日本二十多年有没有经历过,他说没有。我于是问小竹内,他活了三十多年也说没有遇到过。于是我去问六十岁的大坂大爷,他的表情很微妙。

身处七楼,似乎又经历了一次微微晃动,小竹内建议我们出去避难吧。于是我们开始收拾东西,如同下班,我比下班还要积极,因为我把零食装了许多在包里,包括一个想当下午茶的牛角面包,和一包花生米,和一袋牛肉干,我甚至握着一盒酸奶边走边喝,因为不久前打开的,还没有喝完。毋庸置疑,我当时的心情还是很轻松的。

顺着楼道往下爬,这个楼梯的特点就是如登宝塔,简直是一路急速的转圈下来,让人头晕。到了门外,路上三三两两,都是附近楼里的职员。去最近的一个小公园,那里似乎是我们这一片的避难场所。那个公园其实挺风雅,门口有一株白梅,里头还有个石碑,只是发现,石碑前面的石柱之类的,居然都断裂倒下了,惊讶了一下。

公园里已经有了不少人,并且人继续增加着,有像我们这样背着包仿佛下班的,也有穿得很少像是仓皇逃出的,也有的很有架势,已经戴上了头盔。

站在实地上,就算有余震似乎也不那么明显,看身边的人们脸上似乎也带着激动的神情。很多人拿着手机看电视,很多人拿着手机上网查消息,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泄气于Smartphone的电源问题,如果我随身带了充电器就好了,可惜,我说过了,我无法预见将来发生的事情。头顶上直升机出现了,因为声音很响,引得所有人都要抬头看看。看到公园里一棵很高的树木,它的枝干在肉眼可辨的摇晃着,便怀疑是一次厉害的余震,后来发现,应该就是隔半小时后茨城的那次。

公园里很多人,街上也很多人,跑去超市买矿泉水,发现超市很平常的样子。公园里的人群似乎慢慢少了些,于是也决定回公司吧,社长一直在打手机,试图联络各位分散各处的社员,但似乎一个也打不通,消息似乎也发不出去。

我们回公司,路上我想起来,用Skype打上海家里的电话,居然没有人接。

又走上了七楼,我把刚放倒下的显示器又扶起来,发现MSN上有人问我安危,原来消息这么快啊,网上一查,发现报道的事实比我想象中严重,我知道是一场大地震,但没想到,是这么大的一场,这场先被形容为百年一遇,后来又被形容为千年。又在摇晃,不断的余震,于是决定还是出去吧,于是又爬下了楼梯,当然,这次是决定下班回家的。

路上行人比先时更多了些,都有些匆忙的样子。路过一家餐厅,发现还有客人吃饭,忽然很佩服人家的镇定自若。路上的电话亭外排起了长队,原来大家的手机都瘫痪了。走去车站,果然看到了电车地铁都停运的告示,并且没有人能说明恢复的时间。大坂大爷认为,起码要到九十点吧,我认为居然要这么晚,一定是骗我。车站外站了许多人,改札口内也有许多人,在楼梯上或坐或站。这时候的立场,就表明了地震的那个瞬间,大家是在车站里面还是车站外面。又想到如果有人恰好这时候在车厢里呢,忽然有些同情他们。

大街上的风貌其实还是很热闹的,店家都开着门,感觉一切都正常,路上的众生或匆匆而行,去寻找避难所,或者一时无法可想,站着发呆。天有点冷,并且下起了小雨,于是我们决定,先去找家店坐坐,于是去了一家咖啡厅。进门点了热咖啡坐下来喝,这时候除了话题都是地震以外,几乎也就是日常的景象。

坐了很久,想来也没有其他办法,当交通工具全都停运后,路面上的车子忽然多起来,于是大路小路都堵。似乎还有另一种回家方法,如果你认识路,并且有毅力,可以选择走路。我两者都不具备,所以不肯选这种。貌似官方号召大家不要出去乱走,反而危险,最好呆在公司。

于是我们一行就又一次回公司,又一次爬七楼,当然,路上去了次超市,发现已经有许多人光顾过了,架上的东西很是寥落,这时候已经不选了,抓在手里的泡面巧克力都是好的。又回到了公司,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不过并不难熬的,有水,有电,还有网络,还有一大堆吃的。除了每隔五分钟就来骚扰一次的余震,似乎是很舒服的时光。然后发现,余震真叫人恐慌,那最初的大震虽然可怕,但突如其来,不及恐慌。可是当间隔极短的余震一晚上骚扰了百来次,却没有让人能变得习惯,而是觉得,一种痛苦,为什么没完没了呢。

于是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