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读诗

其实这几个月在慢慢的读诗来着,且是用手机读的,包里好久不背什么书了,一是嫌重,二是不知怎的,有点不想读了,所以买的好些书都在架上发霉。呵呵,谁知道呢,也许过些日子又有兴致重新拿起来读。

 

所以在车上的时间,有时候就拿着手机,跑到网上找书读,找的是维基图书馆,呵呵,咱们祖先的那些古典文学都公开出来的,貌似作者死去一百年后就无所谓版权了?总之,我看罢了脂批石头记后,就扎进去看全唐诗了。

 

虽然是转化为繁体字的版本,但放在日文字库里,还是有些汉字显示不出来,所以几乎每首诗里都或多或少的有许多洞洞,呵呵,一踩一个坑似的。于是那些日子除了读,还要猜,当然,大多数时候是猜不出来的,诗人用字总是新奇的,否则也没有推敲的故事了。

 

所以也不排除我是被这一个个坑惹急了,于是改换了智能手机,这下子什么都能正常显示啦。

 

虽然诗读的千疮百孔的,但也挺有兴头,并且无所顾忌的心里胡评,比如那几首奉制诗好没有意思啦。挽诗什么的更加无聊。还有那个裴迪同学的人缘看来很好,许多人都赠过诗给他的样子。等等。

 

读的很慢,却也不着急,一天只几首也没关系,也没有刻意去背诵,就是消遣吧。

 

正看到王维送日本遣唐使的某人的一首,序里说什么“海東國,日本為大。服聖人之訓,有君子之風。正朔本乎夏時,衣裳同乎漢制。”

 

又说什么“我無爾詐,爾無我虞。彼以好來,廢關弛禁。上敷文教,虛至實歸。故人民雜居,往來如市。”

 

抚今追昔,便有些感慨,不由得又开始羡慕起当时。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