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缘

为了取更新后的登录证,那天又跑去了区役所。于是只有这种时候,才能看到许多的老弱妇孺,因为是乘巴士过去,又不是早高峰,所以这时候的乘客,大多数都是些上了年纪的,或者是主妇带着孩子。

这样一瞥之下看到的孩子和他们的妈妈的脸,总会挺有趣,因为都是陌生人,没有看惯,所以都是第一眼看过去的大致特征,这时候就发现,小孩子和妈妈真的好像呢。

比如那坐在最后一排的小男孩,大约还是为了去不去幼稚园在那里哭丧着脸,他妈妈倒也不烦他,说了许多许多这两天要做些什么什么的话,随意看一眼,就觉得孩子和大人,嘴和下巴那里很像呢。

比如又上来了小哥俩儿,长得都虎头虎脑的,穿了都是橘黄色的衣服,各自拿着小伞。虽然两个孩子的相貌,和妈妈的相貌都不同,但大体上的印象,还是觉得很像,轮廓眉眼之类。这种感觉很微妙的,说不出具体哪里,到底怎样,但就是一眼看上去,果然辨得出是亲子。

还有位年轻的妈妈,怀里一个小姑娘,带着一个小男孩。两个孩子的五官倒是淡淡,和妈妈却有些不像,妈妈的轮廓更加深刻些。但兄妹的眉眼都很相像,都是那种清秀的单眼皮,在小孩子脸上还显得眼睛大大的那种,于是猜想,大约这一双儿女的相貌像了父亲那一边。呵呵,妈妈把伞放在小男孩身边的栏杆上,还说下车时别忘了拿,于是那孩子紧张的很,一直盯着伞。

所以觉得陌生男女的结合很有趣很奇妙的,生儿育女,会传承下这样子又能分得出又能合的起的相貌来,又像你又像我的,真是造化神奇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