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远方

说到往来,恰好小小同学这两日因为工作的缘故,过来这边出差。得到了消息后,很高兴的就飞奔去看她。

最开始是去离她Hotel最近的,成田那里的Aeon。吃饭,购物。再一次,是她跑来东京站,于是又是东京站的周围,吃饭,购物,等等。

只可惜两次会面,都是极短的时间,加上同行的还有她的一大帮子同事,呵呵,时间又短,人又多,自然总不能从容,或者深入的聊天,这有一点遗憾的。

但忽然能在自己生活的环境里,在这样异国的背景下,看到多年的好友,还是很感慨和开心的。

是大学时代的同学,恰好发现家离得很近,加上居然还是同姓的,相处的也舒服,这样想来,也许还是真有些朋友缘份的,因此到如今,似乎也没有觉得生疏和淡然。是我偶尔回国,还会每次都见面的朋友。我总是习惯于让生命中的过去都过去,因此,居然能如此维持了联系,算是难得。

而她在这样目不暇给的初来的异国,也还是让我觉得相处的很舒服。还是那样总是笑眯眯的,性子很好。

我们去药妆店乱买东西,女子结伴了买化妆品,总会多一层姊妹淘的热络和亲切,凑在一起品评颜色,相较质地,便有种粉粉香闺的感觉,舒服又贴心着。

在互相试着指甲油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的想起来,是不是多年前的上海的某百货店的化妆品柜台,我们也这样开心的一起选着什么指甲油比较好看?牌子肯定不同了,但似乎喜欢的还是没有太改,她依然试了淡淡粉红的,有一点亮闪,而又不太闪。

那时比现在年轻很多啦,笑,如今她的购物单里都加入了儿子的奶粉。

也许是要照顾宝宝的缘故,她的指甲剪的秃秃的。但还是乐乐的挑了很小的一瓶,淡淡粉红的,有一点亮闪,而又不太闪。也许只有偶尔才会用一用,但总是会觉得,因为这些粉粉的闪闪的东西,心情很轻快的高兴着。

她的公司习惯用英文名字互相称呼的,所以我总听人家唤她杰茜。我因为太不习惯,所以一次也没有叫过她。我把她的大名小名和我给她起的外号,都吞进肚里。

人总是在不同的圈子里呈现出不同的身份和样子。我看着她在同事中的情形,有一点新奇和好玩。大约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也会觉得新鲜和有趣的吧。

于是在异国的灯光的背景里,你好吗,很好,很好,再见。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