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花时】 二 紫泉宫殿锁烟霞

京都,沾着京字的大约都曾是皇城,所以也应该有座皇宫内院,搁在京都,便是叫做内里。如果映射到如今的地图上,那一块宫墙围住的,称为京都御所。这地方平时要申请了才好参观,当然四月樱花开的时候,便都公开了,只是会人山人海。


我如今后悔着,当年去西安游玩的时候纯粹是个娃娃,什么都懵懂着,看到古迹也不晓得发思古幽情,如今千里万里漂洋渡海的过来,来看这个从宫到城,都仿着长安的京都么。笑。日本的皇家没有改朝换代的一说,千年前的,也是他们家,所以看他们的古迹,大约顶多感叹岁月流转,倒不至于想到些四十年家国啦,商女不知亡国恨啦,之类。不过这里的御所也不是平安京的那个,时代靠后很多,这也就是世事变迁了。


因此这旧时的皇宫,也没有特萧索,就像个普通的园子,干净的,沉静的。


固定由向导带领着走了一程,所看的也如同旅行团的套路,所以就是到此一游了,呵呵,再者我对古典没什么研究,连源氏物语都没有读过,所以各处的参观,也没有什么联想,大约会少了许多乐趣罢。


这处,是大臣们等待上朝的地方,五位以上可以面圣的大人们,按等级分坐于樱,鹤,虎三间。


鲜明的宫墙围住的,是紫宸殿了,殿外有名的两棵树,左近樱,右近橘。时节稍早,樱花没开,气候还寒,橘树全被包裹起来力图保暖,呵呵,全没看到。


绕道后面,是清凉殿,殿前有两棵竹,分别称作吴竹,汉竹,我以为古竹应该十分壮大,没想到是极秀气的。

那时候不过下午三点多钟,忽然发现天上挂了半个白月,极清极淡,如同一朵小云。

一小时的参观结束,向北走去想再去看花,却不料有一番奇遇。


此地警卫都温和有礼,就方才出门,还和前头的小孩子很精神的互道再见。正在石子路上拖步闲走,忽有警卫过来提醒,示意溜边。再往前,发现那头的道路已经封起来,还站着好几位大叔大妈,穿警服的小弟和颇为兴奋的大妈聊天,说是再等等,大约还有十五分钟。


很是有兴趣,难道有大人物要来么,于是也打算等等,看个究竟。忽然想起方才看花的时候,也是一帮子警卫,去那处花下铺东西,我还以为是他们要赏夜樱,也来占位子。这时想到了,便也穿过去,站在灌木后,远远张望着樱树,身边也有几位大叔大妈,树下倒隔离得干干净净。


过了些时,车队从宫墙那里缓缓而来了,摩托,轿车,面包车,大客车,算是铺张的很开,我忽然想到,比如千百年前,皇室出行大约也是这样的气派,冠盖相望的,只不过如今,八乘车骑都升级成了汽车了,哈哈。


面包车停住,奔下来十数人,一色的深色西装,一齐奔过来,围在树侧,不晓得是宫内的随从还是护卫。气氛叫人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又是过了些时,果然从远处慢慢出现两个身影,便是电视里看的熟了,日本人对皇室极为崇敬,就算私下聊天,提到了也必要加上尊称为陛下的两位了。尽管隔着距离看不真切,并且时间也极短,但也足够印证向来的印象,以我们的立场,虽然没有什么深入的崇拜,但一直觉得是谦和老者,皇后更是温婉,极有气质的。


逗留了很短,似乎只是站在樱树下看了看,便离开了,临行还朝众人挥挥手。大队人马又奔出,车队浩荡的开走。


呵呵,庙堂太高,难免少了些自在的乐趣。可惜了樱花开的正好。忽然又瞎想,如果是很久很久之前,这樱花若是美人,会不会怨,没有狠狠地狠狠地看她一眼。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