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日,跑去和旧同事碰头,几个人去了部长老大爷家里喝酒。具体也不消多说,说了大约各位看官也不会有兴趣。笑。


大爷好酒,于是我带了绍兴酒去,就见他家里,从葡萄酒到威士忌,日本的清酒,中国的白酒,林林总总来的个全,我这么正直的人,大白天就喝酒的事情是很少的,那时候也来者不拒了,啤酒打底,日本酒,绍兴酒一起上。


没人深劝没人死灌,于是便也没有醉,就是个杯中酒不空的意思。吃了什么倒是其次,就是他家居然会有一个家庭用章鱼烧的电子炉,加上座中有一个孩子很能干,据说大学里参加的就是章鱼烧研究会,汗,于是众人着迷的看他烧,大加称赞真是好吃。


旧同事们算是睽违一月,甚至有一两个比我还要早离开的,那算是久违。只这么一月的光景,大家都还不至于陌生起来,音容笑貌还算熟悉。只是大叔在公司里都是西装笔挺,头发吹得意气风发的,这种休息天,于是牛仔裤,头发也是自然耷拉下来,叫我在车站的时候半天没敢确认。


我的忘性是有些大的,所以当时他们说的关于工作上的种种,开始有些记忆模糊了,想不起来。所谓离开,并不是哪一方在哪里停住脚步,而是各自都背道而驰,并且渐行渐远了。

日本酒的度数都低,譬如饮水。


今年东京温度很高,一月末的天气如同阳春,太阳照进屋来很是暖和。所以我想,将来回忆起这段职场经历的时候,除了那办公室里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应该还有这样的一个午后,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透过酒瓶的光芒在闪。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