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十年——ネオロマンス フェスタ ~遙か十年祭~≪in 武道館≫ 1月16日



夜场,我的座位虽然是华丽的第二列,但忽然很偏,整场斜视,主舞台,升降舞台和我成了个三角形,所以随着他们唱歌的满台蹦跶,我有时需要向前看,有时需要向后看。当然,最后大合唱时候很High了,各位都会跑过来朝我们这边招手,这就很近很近了,近到我会怀疑一瞬之间会眼神对住。当时我后悔来着,我做啥只买了三根荧光棒呢,我要买三十根插一脑袋,那谁都得过来好好看看我。哈。



不开玩笑啦,说正事。夜场主题是遥二,所以除了堀内大叔因为没有办法继续打酱油于是消失了之外,其余阵容都同昼场。当然,开场时候的人物介绍都是遥二的角色,美好阿,老虎又是一对出来的。这次倒是幸鹰最后多问了句:“翡翠殿,你说呢。”然后翡翠点头称是,哈,我耳朵里略微听到些偷笑,没说的,都是我辈中人。



因为是遥二,所以开场的歌曲改成高桥的那首了。



DRAMA里,南斗北斗比昼场多了许多出场,这对兄弟档真是有爱啊,故事说的是梦浮桥的段落,南斗把神子变成一朵蒲公英带在头上,正巧这时候时空一歪,四片叶子带着这颗星星以及他的花一齐掉下来(小王子么,汗),正巧是二代的时候,南斗遇见了鬼族,那朵花恰好掉在置鲇手里,于是趁他不知底细,假意与他们合作,俟机夺回花的故事。故事其实也不是特别好玩,不过人物性格抓得还算准,比如幸鹰说,南斗和北斗看到那朵花,两人神色有异,是不是这朵花有什么不寻常。这句话很符合他警察的身份,何况人家是警示厅头把交椅。身边高桥弟弟还在懵懂,翡翠倒立时明白过来,很有爱。并且三木高桥只能用用自己的攻击,这两位眼神一交流,直接召唤大威德明王了,多么华丽啊。



迷你Drama是遥三和遥四。遥三继续无厘头搞笑,是源赖朝他们两口子打算看看白龙的本事,于是景时带了白龙去见他们。一出场就好笑,因为置鲇刚刚唱了遥二里鬼王的歌下去,转眼又上来,大家还记得他脖子上绕的黑围巾呢,为了配合白龙的身份,一下子换成条水色的,引得大家哄堂,井上还故意拉着他的围巾笑。再加上置鲇一开口,天真怯怯的白龙哟,和鬼王的反差真是太大了,井上又故意搞笑,台词语气都极尽夸张,于是场面越发热闹。石井要求置鲇,变一堆酒菜出来瞧瞧,置鲇很天然的吐槽,叔叔乃没有吃饭咩?川村呢,想要驻颜有术的化妆品,置鲇道,大妈想要变成美人?井上在一边跳脚,白龙你以后回答问题先和我商量。石井又说,要长命百岁,白龙说,办不到,因为只有神子啊八叶啊有这样的愿望,我才可以做到。他们又没有希望你长命百岁。井上大叫,我希望,我希望,我希望的不得了。



我长叹,怪不得白龙和小让关系不错,他俩幼稚园估计一个班的。



遥四的是另一种好玩,中原浅川在锻炼剑法(或者刀法?我不清楚。你知道,我珍惜生命远离暴力的),三木一旁看着玩,高桥受神子之托,拿了两个桃子来慰劳他们,注意,是两个,没三木的份,所谓不作不食嘛,于是三木很挖塞。他们吃了后,打算还礼,但不晓得高桥喜欢什么,高桥说话旁人是听不见的,只好自己瞎猜。本来想送水果,高桥意思是,不用还礼,他们误会了,以为说是不喜欢水果,于是换成蔬菜,也不喜欢么?中原道,我知道啦,他是喜欢吃肉!浅川说,这样啊,那我给你抓兔子吃。高桥震惊,兔子,是我的好朋友。后来三木出主意叫高桥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于是我们有幸看到高桥舞蹈般的描述了一条鳗鱼。



夜场的现场Message是遥一的角色,后出场的从高桥开始,中原井上,各自的台词里居然都有亲吻的桥段,颇让底下尖叫了一番。



而我,在看明白了不会给我两只老虎同一首歌的待遇后,我的精气神就全集中在访谈单元了,果然没错,总算老虎同台作解剖啦。



同样是出了十道题,提问者是两位神仙加一位鬼王,瞧瞧咱老虎这待遇!





问:冬天,你最喜欢的食物是?



中原:善哉。



井上:炖锅。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善哉(ぜんざい)是一种甜食,相当于红豆汤,里头可以放小团子,栗子什么的,比较甜。中原叔叔说喜欢,是前些日子正好吃到,觉得很美味。事实上我也特喜欢吃,我常常自己煮红豆汤,里头还放红枣,不用白糖用一点红糖,其实我是用来补血的,汗。中原叔叔估计就是嘴馋,所以才越来越胖啦,痛心疾首状。好吧大家可以无视上头跑题的一段。



井上说的锅,和咱们的火锅有些不同,感觉更加像东北的炖菜吧?所以不翻成火锅了,不过大家应该都清楚是啥样子。井上大人说他特喜欢吃,不只是冬天,四季都可以吃的,最喜欢吃豆腐,每天都要吃的,哈。





问:八叶中,可以当作兄长的是?



中原:翡翠。



井上:翡翠。



这里我严重抗议工作人员以及各位神仙,居然解释的时候把这一题跳过去啦,害得我不知道做啥两人会选翡翠的。不过问题都是中原先答,他是考虑了一下说是翡翠,井上大人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属于抄人家答案的感觉。哼。





问:你有什么绝对不肯让给他人的东西?



中原:自己的怪癖。



井上:晚饭的时间。



这个回答如你所见,很妙。中原叔叔后来解释是什么怪癖,比如他去咖啡馆,一定要坐沙发的席位。常去的店知道,倒也不难,有时候是头一次去,那就偏要等沙发席,甚至等半小时之类。原来如此,照常理推断,是有些怪呢。



井上大人的回答倒比较好理解,晚饭好好的吃一顿,自然是很惬意的,再喝喝小酒,呵呵,果然谈话有点大叔风格了,什么小酒馆泡泡,芋头烧酒喝上一小时之类。有趣的是,这番解释是在全部回答之后的,所以回顾的时候,井上大人都有点想不起来前头答了什么,正巧下一道题他的回答是卫生间,因此这道题的解释时间他就在问,我回答了什么来着?卫生间?大家汗,不是,是晚饭啦。哈,可见大叔答题挺随性,我只是炯炯有神的想,大叔你怎么进口出口一起说的。





问:最喜欢的地方是?



中原:咖啡馆。



井上:卫生间。



所以我喜欢中原叔叔么,和我老人家的构思如此合拍。熊抱个先。



我记得以前看中原叔叔的散文,听他的一张广播,也常常提到咖啡馆的,看来他是真的喜欢呢。井上大叔问是在哪里的?比如家里附近?中原叔叔说,因为喜欢,所以有时候到了陌生地方,也会特意去找找好的咖啡馆来坐坐。大家问究竟在咖啡馆里做什么呢?他说,看看书,拿着电脑写写东西之类,一般都会呆很久,所以才会很执著于沙发座位的。中原叔叔的格调太让我艳羡了,诶?叔叔你不用上班的咩?



井上大叔的回答虽然有些粗鄙,但很实情,他的意思是,一个真正放松,想做什么都可以的地方,看看报,玩玩手机,都很自在。又想起来,笑说,哦,还有浴室也是的,呆在浴缸里就想做许多事情,舒服阿。不过,前些日子把手机弄坏了,泡着澡玩手机来着,慢慢睡着了,手一松,手机就溺水了。等抢救出来一看,屏幕刷刷白,死翘翘了。于是对着观众,这样是不好的哦,好孩子不要学。汗。





问:最喜欢的运动是什么?



中原:最近迷恋上美式足球(橄榄球)啦。



井上:帆板啦。



中原叔叔看起来温和文雅,居然喜欢这么粗暴的运动么。他解释,是电视里看到的转播,一般来说各种体育比赛他都挺喜欢看。同学们注意,叔叔都是说的看,没说自己运动。哈哈,您真的越来越胖了。总之,体育运动他都挺喜欢看的,最近看到橄榄球,蛮受感动。一般这些比赛的转播是在夜里,大家问,看到激动的地方会不会叫?叔叔笑眯眯的说,会的,有时候很振奋的,就真的都会站起来,振臂一呼的样子。他表演了一下,众人吃惊的看着他,说,真想看看您那时候的样子。不过又听说他总是一个人窝家里看,众人又转成同情,说,听起来好寂寞的。哈。



井上大人喜欢帆板倒是不用说,大家基本都知道,不过他倒说,其实真正下决心猛练习,恰巧也就是这十年的事,呵呵,和遥倒是一个时期了。以前也玩,但总玩不好,所以发狠,十年前算是真正开始,如今已经很不错了,不管怎么说,到底是风速(風早),众人拍手称妙。





问:八叶都是身怀绝技的,你有什么特长?



中原:招财猫。



井上:切卷心菜。



先容我仰天长叹一下,俄的神阿。恩,完全无关的,没看懂的忽略就好。



中原叔叔一开始说招财猫是他的特长的时候,我还纳闷,难道是因为叔叔白白胖胖,还笑眯眯的,于是打算给我们现场招招手示范表演一下?其实完全不对,汗。他说的是个有趣的现象,比如去店里吃饭,看准了人挺少的,但进去以后落座,过一会儿一抬头,都是客人。说自己似乎有这个特异功能,很能给店家招生意。呵呵,这个的话估计大家也偶尔会碰到,说起来日本人喜欢从众,中国人喜欢凑热闹,一个摊子前只要站着一位,不一会儿就会变成一群。不过虽然好解释,但如果中原叔叔总碰到这样情况,以至于怀疑自己很招财,那倒要想想是不是真有特异功能啊。呵呵。



井上大叔说自己喜欢吃随心烧之类的,不过我个人觉得日本的卷心菜的确消耗量大,就算不是随心烧,色拉里头,也是切的细细的卷心菜,炸猪排之类的配菜,也都是。所以井上大叔说,自己练就了切卷心菜的绝技,笑,切的很好,有时候切的兴起,可以一下子切三个,高高的堆在锅里。话说其实现在很多都用机器切了,方便,但井上大叔说,还是手切的好,因为手切的不会完全一致,所以会有缝隙,有空气漏进去,烧出来很好吃。他自己也很得意,认为自己切的实在好,自满道,我觉得都有开店的水准啦。大家也都起哄说,你开店吧,这里的观众有一位算一位,肯定都去捧场。我心里也说,对对对,井上大人你开店吧,然后把中原叔叔弄你店里坐着去。





问:你演绎的四个角色中,第一喜欢的是?



中原:鹰通。



井上:友雅。



泪流满面。其实一样,这四个角色都是自己塑造的,各个都是喜欢的,所以他们俩很是为难,后来是玩了个字面游戏,说是第一,那就把第一个塑造的,一代的角色拿出来做答了。不过中原叔叔也解释,因为是第一个角色,所以也是时间最长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说最喜欢也不为过。



井上大人同意,也是因为最久了,另外还有一点,友雅是说话节奏最慢的。又笑道,景时是最快的。中原叔叔点头,这样说起来,鹰通说话的节奏,也是四个里头最慢的。



看来一代果然是很悠闲的,那个世界本身就很雅致,他们的生活似乎也特别精致和从容。两位大叔于是说,什么喝喝茶阿,闲坐着,越说越起劲。井上大人笑说,在后台我们就这样,两人坐在一道,怪有意思的。其实心里都挺高兴,相处的很愉快的,但坐着实际上不大交谈的,就这么坐着,喝喝茶,听听海浪声(诶?你是说在横浜的NEO?),觉得很悠闲很舒服的。



好吧,不愧是八叶里头的年长组,不过我喜欢!



不多说了,继续去泪流满面。





问:其它叶子中,你觉得最可能成为朋友的是?



中原:ヒノエ



井上:イノリ



阿祈和阿丙(这名字,汗),都是高桥弟弟的角色么,所以后面吐槽说,难道二位都是他的饭?呵呵。中原叔叔的理由是,这个角色的个性是他现实中很少碰到的,所以觉得意外的也许会比较好相处,能成为朋友也说不定。井上大叔说阿祈比较单纯,直来直去的。汗,您不是憋着骗人家吧。





问:其它叶子中,你觉得最帅的是?



中原:翡翠。



井上:赖久。



我明白了,中原叔叔很喜欢翡翠的。不过他比我们又有不同,他说,总是在一起演绎,看着身边翡翠的做事啦说话啦,会觉得,真得很帅。叔叔你深得我心,继续泪流。



井上大人居然说天青龙去了,当然也不排除他是对白天三木同学关于这道问题的回答的一种回礼。不过我也想明白了,的确赖久是很帅,如果井上大叔说鹰通最帅,那连我也不信的。



这里说到中原叔叔,我看了看场刊里头的访谈,觉得他对角色还是很有心的,主要是很对了我的感想。顺便,这次场刊金光万道瑞气千条,有幸买到的同学完全可以在过年的时候挂出来增加点喜气。



说到对自己角色的塑造,中原叔叔认为,对于鹰通,感觉就是一个安静稳重的性子,但通过对待席琳的态度,又觉得他无论是鬼是人,都是温和包容的,这点很棒。



幸鹰说起来,相当于现在的警视总监啦,要严厉一些。不过他和鹰通一样,碰到地老虎就有了些许变化,鹰通如此,幸鹰也如此,碰到友雅,碰到翡翠,自己的步调节奏就乱了。平时很严格的幸鹰,碰到翡翠的话,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感情,这点很有意思。



我很感动阿。所以中原叔叔的回答里也以翡翠居多,看来他的确是这么想呢,个人大约也挺欣赏翡翠这角色。



井上大人的访谈里倒没有提到天白虎,说到友雅的时候,讲其实以前基本上这样的角色很少,演了友雅之后,这样的角色倒接得多了。他的感觉是稳重中间有很有风情。



翡翠就比友雅更加野一点,到底是海般的人物,有些时候风急浪高,有些时候微波荡漾,有许多不同的印象。如果说友雅有一种如山般的沉静,那么翡翠就像风了。



翡翠像风的比喻我明白,但友雅的不动如山,我就需要再消化消化,呵呵。总之,能看到他们的想法和角度,颇有提示的。



再顺便,关于场刊照片,当初看青涩文学动画片的时候,我就觉得雅人叔叔的声线,和这种温文尔雅的气质,和中原叔叔的很相似,有时候我会想象如果是中原叔叔的声音上去,似乎也合适的。这次场刊的照照让我愈发觉得,其实五官有点相像的,除了中原叔叔胖了,汗。



井上大叔的照片么,嘿嘿,有点像是参加女儿婚礼的阿爸。



好,合上这本恭喜恭喜恭喜你呀的场刊,遁。





问:遥远十年了。十年之前的你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中原:越来越呆气。



井上:越来越年轻!



爆,中原叔叔你这是什么答案!嗬嗬,叔叔说,以前他参加NEO的见面会其实不多,倒是现在,似乎是最高峰的样子。其间,似乎觉得越来越呆,越来越有点傻傻的。我暗想,没错啊,上次连经典的ただいま和お帰り都会喊错,搞得我现在都有心理阴影,这两次看你喊,真是捏着一把汗呢。井上大人于是也说,小茂如今是挺脱线的。就说彩排,唱了首歌,大呼小叫的告诉我,这里声音出来不是一个唉,我就说,是啊,还有乐队的。



井上大人的现象倒是叫人十分惊喜,他举例说,就说年末年始,三十一号,先是去滑帆板,然后去爬山,然后又去滑帆板。我的天啊,这体力,太惊人了。问中原叔叔,你有过这样么?中原叔叔老实摇头,没有。哦,不过我有在咖啡馆里一呆就呆过七个小时!井上大人鄙视他,那人家肯定特烦你。后来想起来,说,哦,那我也有过,不过我是在酒馆里头喝了八小时。汗,这俩人。



井上大人说,十年前的时候,工作什么的,总是很累,现在不晓得为啥,似乎很有些力道和精力呢。



说起来,昼场二位的回答都是减法,现在不怎么了不怎么了。这两位的倒都是加法,现在越来越怎么了怎么了,呵呵,挺好的。我估摸着老哥俩都有点返老还童的气象,井上大叔是身体上,中原叔叔是智力上…汗。





最后一节,照例是演职员表在大屏幕上滚动出来,顺便,这次的终场的背景音乐相当好听,将来出DVD了大家一定要关注。最后的结束语,大家又都是感谢感慨感动的,所以我想,有些人是要参加四场的,四场结束语要都有感情,都不一样,真的挺难的。所以有些固定套路的很好,比如中原叔叔的那一套,笑,井上大叔也重复了三楼二楼一楼的把戏。观众们狠狠地把掌声送给了两位女士,于是她们也很高兴的,甚至川村姐姐听见大家齐心协力的大声喊,好漂亮,的时候,有些惊呆了不知所措呢,然后就使劲的感谢大家,其实观众们也是欣赏她们这么漂亮光鲜,姐姐很谆谆教导我们说,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少女的心思哦,再过十年,二十年,还要更加漂亮,更加可爱。姐姐说的很不错呢。虽然她还一直不忘骚扰置鲇,说她心里关于席琳的那部分,今天乐开了花啦,总算可以和她心仪的人同台了。呵呵,置鲇率领着一只齐全的活蹦乱跳的鬼族队伍,喜气洋洋的宣布今天是鬼族的节日。我心里琢磨,原来他们从没把桑岛小姐算成他们一伙的阿,这可怜的娃儿。



结束曲的辽远的旅路,大家依然唱的很哈皮。依依不舍中,16日的演出也到此结束了。



回家的电车上,我发短信给朋友,说,我手疼。她大惑不解,我解释,拍巴掌拍的。



第二天我发现我胳膊肩膀都疼,我琢磨着,高举着荧光棒,累着了。可见,连我这样比中原叔叔还要不爱运动的人都活动到这种程度了,说明我挺开心的。



我的脑海中其实一直有这样的一幅印象,那是夜场,因为我这里偏在左隅,所以当看向当中升降台的时候,会正面对右边的一楼二楼,看不清楚具体的,只不过荧光棒总如星河。但有一个看台,二楼的,较靠近侧面的看台,那里有孤零零的一个人,挥舞着荧光棒。我不知道这张票子是怎么卖的,其他看台还有零落的空位,而她这里,前后左右,甚至整个看台都是空空如也的,只有一个人,坐在当中,也不在最前,也不在最后。也不会是工作人员,工作人员都紧张的站着,没有人会坐下来,很高兴的挥舞着荧光棒。但她在哪里,尽管只有她一个人,还是很开心很开心的,我远远只能辨认出她手上的光点,一会儿是一种颜色,一会儿是两种,于是我想着她是用两手握着,一齐挥舞,这个动作,应该是很开心的吧。



于是我很感动,就算光荣如今抢钱抢得我都有点不爱它了,但我还是被看台上那个孤零零的身影,感动了。十年,就是被这样诚挚的感情撑下来的。而那样寂寞的身影,和执著的热情,我想,大约再过十年,也能撑得下去。每个人,都在以每个人的方式,爱着,支持着,长长久久着。



每次见面会之后都有一点点怅然若失,这滋味我猜大家也都各自或多或少经历过。我想,这一次次见面会,就如同美好的梦幻的甜蜜的糖果,很小的一粒,丢进生活的玻璃杯里,一下子就被日常的白开水融化掉,一点看不见,如同没有存在过。



但从此你的日常,啜一口,甜甜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爱好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遥远的十年——ネオロマンス フェスタ ~遙か十年祭~≪in 武道館≫ 1月16日

  1. yh说道:

    因为这场的DVD出了,于是花了一下午看掉,自然有些感慨,所以写出来,也算是给这篇划个句号,有始有终,哈哈。DVD入手后没有时间看,只瞄了瞄封面,于是发现悲剧了,一共出场21位,封面的照片数数也的确是21张,但很明显井上大人的脑袋出现了两次。于是我使劲找茬了半天,发现堀江一真被和谐了 。汗,联想到最初一场里出场的时候,他南斗星君的介绍都出错,张冠李戴了北斗的。哎呀,这个可怜的孩子明显被光荣欺负了。这张DVD虽然已经容量十足了,两张加起来5小时20分,但总不免删掉了许多,我对迷你Drama只保留了三个蛮不满的哪,粗粗算一下,每场都有三个,四场下来,那就是四分之三的数目被砍掉了呢,尽管也许不是都出彩,但也心有不甘很想看看的对不?而谈话单元的部分么,虽然四场都收录了,但砍得也是大刀阔斧哦,十个问题平均都只出了两到三个,觉得太不足啦。幸好阿,幸好我这里算是还记忆的详尽,否则要呕死呢,若是忘记了,根本不能指望DVD的么。不过顺便也发现了,其他叶子都打乱了,只有双白虎成对出现的呢,感极。其他的话,歌唱和甜言蜜语单元我本来就不是特别关注,看DVD的时候也是不感兴趣的就跳过,所以还真没什么好感想的。嘿嘿。这次收录的重头看来是四场各自的主题Drama了,前篇后篇的容量很充分,并且就记忆中来看,几乎没有砍情节。但主题的Drama总失之于太过严肃,好玩的部分不多,呵呵,这也是我向往迷你Drama的原因呀。就内容来看,第二天的质量要高于第一天的呢,大约也是人多,好铺陈,不像第一天的有点无聊。遥三的故事个人认为最好,而说道有趣,则遥四的不错,大约是小关的搞笑表现极为抢眼的缘故。开场部分收录了遥一遥三,还算可以。可是终场的部分只收录遥四那场,就觉得有些不足啊,虽然千秋乐是最后的最后,的确有收集的意义,不过那些第一天出现的鬼族和神仙或者第二天昼场的那几位平家,没有出现总觉得有些遗憾呢。不过最后的这个Ending还是很让人感动的哪。石田确实胖了,笑,而且演出中也很有热情的感觉。不过他那句话的确让人气的爆笑的,就是看着观众说,瞧见大家,就觉得,啊,到底十年了呢。赫赫,他自己都忍不住坏笑的时候真是好气氛。大家挨着个儿的感谢感谢,的确那时候就应该只剩下这些了吧,笑,高桥的感觉又像是要哭了,茂叔叔尽管说的没有特别出彩,但听着他这么淡淡的温和的说了这许多,听在耳中,还真的蛮感动得有些想哭呢。井上大人的话也很长,而听起来蛮有内容的,笑,说着大家都这么轻易的说着下一个十年二十年,他是有点自嘲的样子呢,呵呵,毕竟最年长咯。而且他的行事说话,都让人觉得不愧是井上大人呢,比如对高桥说,要像他这两天这样,到了这个年纪还要又唱又跳的。高桥鞠躬答应着,看着就很温暖很感动。再比如新出场的根本同学,说井上大人在后台鼓励他,该紧张的时候紧张就是了,该感动的时候就感动,该唱该说,就这样去做就是了。感觉是很有道理的呢。不过井大说的那一番话倒让我印象很深,说不但感动于作品,感动于各位工作人员,也感动于各位观众。这么成千上万人的,工作人员说,退场后,会场里一点垃圾都没有留下,打扫卫生15分钟就完成了。虽然日本人大约会觉得这是常识,但既然井大特地这么说,是不是一般开演唱会还是会有些乱乱的?我不清楚,不好乱说。总之,井大应该是也蛮感动于粉丝的热情和粉丝的乖,呵呵,还要求大家把这种好事情,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就以这遥远的舞台为原点。大笑。最后,大叔就是帅哪。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