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皆知

前些日子,我们项目组里也有人得了新流感啦!


那家伙是周一体感不适,有些发烧,随后周二去检查的。留下一帮子惴惴不安的同事紧张的等待消息,下午,电话来了,接报的课长极大声的惊呼:“真的?”竖着耳朵的一干人都等于接到了宣判,摇身一变都成为了浓厚接触者,或者是在使劲琢磨自己到底算不算浓厚接触。


我老人家虽然属于一个组,因为也不是一个项目,平日里也没什么交谈,座位又离得很远,属于既不浓厚也不接触,于是可以袖手旁观着,兴致勃勃的。


措施都开始执行起来了,他前后左右的小孩子们都呼拉跑去买了口罩戴上。同时还有温度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这回真是声势浩大,七八个人挨个儿发信昭告大家自己的体温哪。


碰到这么壮观的景象我当然不会闲着的,立刻搞了个文件记录各位的体温,于是发现某同学的体温总是比平均值低一度的样子,徘徊在35度的后半,看来正常体温这说法也是因人而异的。


坐那人后面的某小头目却一直很淡定的也不口罩也不报告,有人奇怪的动问,他掰着指头算了半天,说了些,一天我出差,一天他出差,过了个双休日,一天我来了他不在。总之,他惊讶的发现自己不是浓厚接触者啦。


这件好玩的事情过了个双休日,就结束了。除了一个估计和我一样心里贪玩的小孩,还兴奋的报告了自己周一早上的体温,后来发现大家都不报告了,这冒头的小孩才只好讪讪的闷闷不乐的停止了。


始作俑者后来也恢复健康来上班了,我觉得新流感似乎是个不太严重,但很麻烦的事情?看他很精神的欢蹦乱跳着,我就在琢磨,他的血里是不是有抗体啦?喝了就能不怕新流感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