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杂记 之五 在食

我记得我总是这么宣称。我就是回来大吃的!


于是狠狠地吃了,只要还能塞,就都往嘴巴里送,完全不顾及体重。十天下来,自觉脸蛋圆了起来,以至于后期见面的各位朋友都会说,你是不是胖啦。


尽管对此耿耿于怀,但吃东西到底是我的爱好,不论去哪里的旅行,相机里总是摄下了无数食物的图片。


家常的吃饭就不留影了,而吃蟹都是在家,因此那些大闸蟹张牙舞爪的英姿也一概不见,希望大家不要以为我没有吃到。事实上,一顿三只的,我已经消耗掉了十几只了,同时假惺惺的慈悲状的想,作为食物的动物,命运似乎都挺可怜。




新元素


这家应该是偏美式的,原以为美国来的全球连锁,但调查了发现只在上海北京有店,其实是咱们本土的牌子。这点倒像味千拉面了。


不过的确很符合欧美人的口味就是了,因此它的客人也以外国人居多。菜式的最大特点就是盘大量大,让习惯了日本份量的我一下子适应不来。午餐的时间,还是早餐的菜单,大约是因为休日,知道各位要吃的都是早午饭。但就菜单来说,也是午饭的饭量。


我没有点套餐,只要了些单品。印象深的居然是一份酸奶,也不是一杯也不是一盒,上来的是面积很大的盘子,乳白的颜色感觉温暖的摆满了一盘,里头还有各式干果之类。似乎很少有如此豪爽的大量的痛吃过酸奶,并且味道不错,头一次觉得葡萄干配合上酸奶的口感还怪好吃的。

地中海色拉,很大,才明白果然说点一份色拉就够了的说法,完全是可行的。因为虽然号称是色拉,除了常规的各色蔬菜,还豪放的搁了很多很大块的鸡胸肉,下头还铺了一层薄饼,完全是正常一餐的配置,完全不能当作色拉的等闲视之。



餐盘也都巨大着,并且留白不多,可见这十足的量。美式的粗放豪快加上中国的物产丰富,才造就这般的风格么?大号的果昔的杯子如同一扎生啤,以至于需要惊吓过度的询问服务生,这个又大又粗又高的杯子是什么东西!

毫无悬念的吃撑了。


那天的上海非常热,而没有太阳,而风也挺大。坐在五楼上面的露台席,发现周围几乎全是些高鼻深目,服务生们的英文都比我好很多。他们的态度不是那种特别的恭敬有礼,因而生疏机械的,而反倒有种亲切和快乐的感觉。


于是在猜想,是不是日式服务的最高境界就是谦恭到底,而中国人大约会觉得我们不分彼此,把你当自己人看,就是最好的接待。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