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眼泪在飞

某晚上回到家,刚洗了把脸,忽然听到似乎是阳台那里有些动静。很疑惑的凝神再听,果然是有女人嘤嘤的哭声,当时就吓坏了。


虽然不是三更半夜,但也是大晚上了,你听到自家阳台那里有人哭,是不是怪渗的?


抖抖的去阳台那里调查,我只要到家,通常总要先开阳台门窗,好透透气的。这时候就惴惴的扒着窗框,探头听着。


果然是有人在哭哩,听声音,是我左手边的邻居。其实我左右住的倒都是中国人,只不过从未联络。一则我孤身在外,不乱招惹,二则我早出晚归,到如今都没有面识过。光知道这家应该是对小夫妻的样子,北方人。


就是这女人在哭,也不是啜泣也不是呜咽,虽然算不上嚎啕,但哭得还真是挺厉害的,带着声音呢,叫我离好远都听得到,岂不是哭得很凶。


这种哭法,就是不怕人听见不顾忌的,所以我还猜,难道是老家有什么变故?


疑惑了半天,也不好贸然跑去问什么,只好轻手轻脚的,就好像这边没人,让她哭个放心彻底吧。


一边上着网,一边心想,我阳台这里有人大哭呢,好希奇好戏剧。


过了些时,大概也是有点累了,于是哭渐不闻声渐消。我的心情便也平复了。


又过了会儿,忽然隔壁又有了动静,是个男人的声音,我耳音不好,也辨不出是东北还是山东,总之是那种很急,嘴里滚着轮子一样的说着话,大意是,别哭了进屋来呆在外头怎么办外头多冷啊,云云。我明白了,原来是两口子吵架了。


幸好没管这事,汗。家务事阿。


三言两语的一个回合,男的叫她进屋,女的不肯。就这么讲了几句,也没很久,又没声了。


我以为她进去了,没想到过了一会,男人又出来,还是那么发急的几句话。女的就是,别管我。


吵架后的冷战呢,不想见着,这房子布局又惨点,只有一间,所以那女人站在阳台不肯进屋。那男人急急的话语里还有一句我听见了,是说叫邻居听见多不好。


我很惭愧啊,我正支楞着耳朵使劲听呢,上海话比较形象,这就是正宗的,听壁角。


我还想着,要不,为了不影响他们,是不是应该把灯关了,装作本人不在?


不过那头似乎战事也暂停了,很久也就没有动静。大约是回屋了。于是又各自相安无事,该干吗干吗。我提着的心也落下了,自个家里终于呆的从容。


照我经验,到浴室去哭最好啦,也不扰民,水声哗哗的还能掩饰哭声,眼泪直接就好冲干净,神清气爽的,多好啊。推荐给大家实践一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