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又来了

不但是听说狼来了,这会儿是连形状都瞅见了。


昨天傍晚的通知,说办公室里发现一例新流感的啦。


大伙也知道日本的办公室,都极宽大,一溜溜排着,上百人也有。我们这处是很小的,只有五十多人。没想到就这么近啦。邮件里也暧昧着没说明是哪个人,只晓得是我们后头那个项目组的,于是我们只好瞎猜了,琢磨着是不是那个前些天就裹着口罩,当日又没有来上班的那个小姑娘。大概猜的应该是不错的,因为她周围几个算是浓密的接触者,都严肃的戴上口罩啦。


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距离,这下特感觉危险迫近了似的。但是呢,也不见得能做什么,比如邮件里也只是重复了,大家注意啦,勤漱口勤洗手勤消毒哦。也就是这样了。


估计这新流感闹了这么久,精神都弄得疲乏了,就算如今换季的时候正当大流行,据说一天感染一万人,但基本上生活照常,不重视了。


想想最早的时候那样人心惶惶,还怪好笑的。记得那时节看到个新闻,全日空当时机上播放的电影正巧是个灾难片,列岛感染啥的,说的似乎就是病毒大流行,人类很危机之类。然后旅客们一到机场,看到齐刷刷全都是口罩,吓坏了,全都被电影的联想弄得很惊悚,于是投诉航空公司啦,要求他们不要播这个电影吓人咧。


虽然现在已经没这么草木皆兵了,但仔细想想,危险迫近的也像恐怖片呀,比如那个经典的,玛丽(是这个不是?)在哪里,从很远的地方,一直答道在你家门前,在你房门前,在你身后,之类。这也是,先是远远的在美洲呢,然后到日本啦,然后出现在东京啦,然后出现在我们楼啦,现在到我们办公室啦。


如果我有个未卜先知的法子,知道我最后会不会被传染上,大约就没有这么紧张了吧?可惜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所有的都是悬念。就比如那个小姑娘,也不知道上一个周日,对她来讲会这么特别。


幸而这个考验似乎不是特别厉害的,就把它当成一般流感吧,乐观点想,那么多感染者,痊愈了以后,都是响当当的免疫者啦,人到底也是生物阿,相信生物体那顽强的生命力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