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 一

九月十日,空荡的京都开往奈良的电车上,还在研究旅行指南。要去的地方早就选定,路线也规划了,就再研究一下细节,比如午饭有哪些店看起来比较好吃,比如主线外如果时间还够的话可以去哪里看看。因为已经规划的很细致,所以旅行就仿佛照着攻略打游戏一般,现在回头总结一下,完成度还算比较高的。


事先买的车票很有用,逗留期间没有发生交通的费用,去的两张车票出新干线的时候就收走了,铁路大叔告诉我,用那张回程的,上面画了免费区间图的票票就可以畅通。我很高兴的拿着它去闯近铁线的改札口,灰溜溜的被拒了,然后才想起来,近铁是不能自动改札的,要找工作人员,让他看一下,就可以把我放过去。用多了发现真的很好用啊,拿着它晃来晃去像免死金牌一样,于是我开始乱用了,比如专去奈良站,出去吃一顿晚饭,又回来之类。JR也好用的,市内的交通巴士也好用的,连远在飞鸟的巴士,也好用的。


不晓得是不是用得太猛烈了,回程的新干线改札口居然也拒收了,于是又是一路给铁道大叔看看,放我出去。


这三天的行程很满,并且的确,都是在拜庙,看古物,这些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说道的,何况佛殿内几乎都是不许摄影的,不过这次居然有例外,让我吃惊了。


为了叙述方便,也为了总结,先说明一下具体行程。


第一日 奈良市内。 兴福寺 奈良博物馆 春日大社 东大寺 元兴寺

第二日 斑鸠和西之京。法隆寺 法起寺 唐招提寺 药师寺 平城宫迹 西大寺

第三日 飞鸟历史公园一周。猿石 高松塚壁画馆 鬼之雪隐 龟石 橘寺 石舞台 冈寺 传板盖宫迹 酒船石 飞鸟寺 甘樫丘


第一天的行程看起来最空,因为开始游览也已经十点多了,而寺庙大多四点半五点左右关门,因此其后的晚饭时间会充裕到无所事事。其后两天都属于起个大早,赶在游人如织之前到达景点的,所以看起来走的比较远,也比较多。飞鸟那边列出的景点一大堆,其实都是散落在各地的一个个小景点,有些甚至简陋到不行,所以算不算上我也很犹豫,看起来多,但因为算是顺着走了一圈,倒也还好,结束的也很早,三点多开始就又无所事事,京都出发的新干线定的是八点的,所以没法子,在京都站的商店街里晃了很多圈,为了消磨掉三小时。


开始的两天阳光很好,最后的离去却下雨了。



◇兴福寺 之 阿修罗不在


兴福寺作为起点,只是因为离车站最近,看地图,小路里穿过去就行。倒没有迷路,只不过手持的地图太剽悍了,比例尺的一厘米,大约只相当于四十米左右。所以当我兴奋过度的冲过去,发现走过头了,需要退回来才行,心道,此地好袖珍哪。


是绕道后边,打寺庙的北圆堂过去,忽然便看到路边草丛里趴着一鹿,真是名不虚传。只是我心里倒还是怕的,幸好它悠闲着也不在意我,于是装作很淡然的路过了。


太阳好到强烈耀眼,天空中的云彩扯得很轻巧,并且有着各种好玩的形状,于是寺庙里常规的塔啊堂啊,有了天空的背景还算好看。南圆堂北圆堂都因为圆鼓鼓的,似乎很讨人喜欢,所以北圆堂前散坐了许多老头老太太,写生呢,相对来讲,只知道拿相机作记录的我,显得那么没追求啊。南圆堂首的橘树也结果了,橘子也是可爱的圆鼓鼓的。




东金堂里拜佛,国宝馆里看宝。佛像总是庄严肃穆,叫人俗念顿消的。不过也是须要安静的才好。


兴福寺的国宝很是有名,最有名的就是阿修罗塑像,前些日子还到东京来展览过,当时并没有去看。这次来他老家,自然想好好的看看,心想时间也久了,该回来了吧。到他家才发现,回来了又走了,这阿修罗也颇为劳模,又跑到福冈博物馆去出差啦。


没缘法,只得看看他的朋友们。天王八部众十二神将等等,不能尽述。只觉得这里塑像的有些面孔,很像人,就仿佛你就此出门而去,和一个普通的陌生人擦肩而过,他可能就长着这样的脸孔,很平凡的五官,腮部胖乎乎的。


哼哈二将的肌肉纠结紧张着,托灯的两个小鬼的表情倒特别有趣。


镌在铜灯笼上的著名书家的字果然很好看,并且全是汉字,甚至可以通篇读下来还大略知道意思。也许对日本人来说,这个才叫外语。





◇博物馆 之 新馆不开


奈良博物馆本来觉得可去可不去的,但因为顺路,便弯道里面去看看,本馆买票的时候却被告知,如今新馆不开放的,只能看本馆的展品啦。很想大笑的,就这么不巧么?


不过既来之则看之。只是我是从后门进去的,所以先看到的居然是馆藏的中国文物,大的小的,石头的金铜的各种佛像,带着各自北魏或者盛唐的风格,云冈石窟里那种很带特征的脸孔也看到了,让我些许吃惊。绕过去的独立的两层展馆,更是中国青铜器的专门,商周的青铜器皿陈列了许多,叫我很摸不着头脑。他乡遇故知,只可惜看到文物的这些名词,我就文盲了,完全不懂它们叫什么,陈列着的说明自然标注了读音,但自然也是日文的,我想念出来一定不太对,但那些复杂古老的汉字,鼎鬲甗瓿簋爵觚斝罍彝觯觥卣盉,我的确很伤心的很多都不太认识。


后来的参观都是日本本土的佛像了,几乎都是奈良时代或者平安时代的作品,一路看过去,倒是觉得最正中陈列的一尊药师佛的立像,那表情生动的很,笑得很温暖祥和,仔细看着,自己也会带了笑的。


博物馆出来,是午饭时间,正好我的旅行书里介绍到这一家餐厅,位于博物馆的对面。其实很小,很家庭,让我奇怪这出书的人居然能知道这里。简单的洋食,一份色拉,和一盘米饭,主菜是煮的很透的牛肉。盘子都很鲜亮好看的,味道也不错,甚至也不贵。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