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浜 之 横浜

还零零星星的看了其他有趣的东西,比如,地上画的立体画。大家也许看过这样的新闻,某艺术家专会在地上画那种立体画,利用了透视之类的原理,于是深渊,大厦,空洞,阶梯,都显得很真实,让人错觉着以为要踩上去或者掉下去。这样的画,也画到横浜的某一处地面上。事实上是两处,一处只是画了,你可以站在前面一个号称最佳观测点的地方,练练眼力。于是看到人们前仆后继的站在那里,左看右看前看后看的努力。另一处就很是体贴了,专门放置了特殊的眼镜,还立了个透镜,让你可以不那么用力,也好看到地上平平的画似乎立了起来,小船的白帆张的很高扬,峡谷处的花丛长到眼前来。这幅眼镜也许是两个镜片的焦距故意不准,于是有这样的效果么?觉得很神奇,排队等候的时候,看到前面的游人一个个戴了大眼镜的脸从固定的玻璃窗孔后面透出来,每一张都鼓鼓囊囊的变了型,很是好笑,呵呵,轮到你去看的时候,旁人大约也是会觉得很好笑的。

横浜的赤瓦仓库,便不是作为什么会场,也是足够好看的吧。夜色深起来,半个月亮一照,还是那么销魂。我说的这个句子,大约也是要被人笑的,呵呵。

仓库里面全是带了特别气质的小店,或者餐馆,也许说它像一个新天地,那么上海的孩子会懂。

里面的商铺,都带着浓郁的甜香的味道,香料的那种,就像玫瑰,香味和颜色各自剥离出来,干的花的缭乱的缤纷色彩和游离在空中的奇怪的香味,如同某个时点终于分开的,身是身,魂是魂。


玻璃器皿的店铺还是和去年一样,发现了那件去年曾说,挺好玩的,想买的东西,但依然还是没有买。架子里端庄骄傲的陈列着的,达到艺术品级别的杯盏,依旧美丽的惊人,而且那么脆弱。是说艺术品是要被摆设着欣赏的,还是说做出来的杯子就是要被用的?各自的道理都是没有错的。


横浜还是没有找到又好吃又合适的晚饭,这是奇诡到像是中了咒的事情。这次是中餐,我想最开始上来的梅酒和杏酒就是这家店的巅峰,其后端来的菜品每况愈下。让人好不伤心。


酒杯里照例是有冰块的,日本的酒水果然是要连酒带水,都要附加很多东西,不是单纯的,要陪着冰块,或者苏打水,或者热水,或者,只是水。如果我要纯粹的酒,人家会不会不知所措到为难?

冰块不是块,是冰球,一个圆圆的透透的凉凉的东西,天衣无缝的形状,让我着迷。因为这家店又贵又不好吃量又少,所以我最后如此不甘心的,居然把一个冰球噙在口中的去结账了。


化的很快,因为没有任何味道,所以便无所谓好吃不好吃。


在这颗晶亮的珠子没有完全融化之前,我想象自己是一只含着贵重内丹的妖怪。齿间咝咝响,打个冷颤。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