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七夕

总算等来了真的七夕了。虽然我也不过这个节,但你要是七月七日八月七日都曾被告知是七夕的话,那无论如何也想突出一下正日子的。


国内应该没有这么多前奏的打搅,一过就过准了。似乎聪明的商家都打点了中国情人节的包装,看上去还怪热闹的。


我能做的,大约只是抬头看星星?可惜我连银河都不晓得在哪里,何况那两颗牵牛织女星哪。


牛郎织女的传说还是挺有意思的,我记得这也被称为咱们四大民间传说之一,但除了梁祝和白蛇传,我老想不起来还有一部是什么。方才查了一下,发现是孟姜女。好吧,这也是知识,大家记住啦。


所谓传说,自然基本上都会传出很多版本,我小时候看的故事,就是牛郎同学在老牛的教唆下,实施了偷窃拘禁的非法手段来逼婚的不良故事,但小孩子纯良阿,根本没看出这些犯罪行为来。现如今想想,果然很不和谐。大概也因此,我现在还看到许多修正改良版本的,把犯罪部分给粉饰了一下,就好像牛郎同学接受了思想改造了一样。但我还是恶狠狠的喜欢原版的,嘿嘿。纯粹的民间故事其实都有点小坏,有点恶意的狡猾。弄得温暖和美光明的了,通常都是刻意春秋了笔法,为了教化。


不过古人通过看星星,而想出这么个故事来,还是很有劲的。并且“牛”和“织”的设定又这么中国,男耕女织,完全就是古代中国的风味设定,所以会觉得其他的故事都不好听,哈。


这两天便又乱看了一些七夕的诗词,秦观的那首都快被人传唱的烂掉了,不必多说。李商隐的七夕我还是很喜欢,最喜里头碧落银河,金风玉露两句,对的精巧又稳当。但相对于后世的名作,还是最早那首汉代古诗最喜欢,里头一连串的叠词特别对我的胃口,迢迢,皎皎,纤纤,札札,盈盈,脉脉。我喜欢唇齿间喋喋不休似的念着这些音节。


忽然想到,难道是有意为之?七夕关联的物事也有着七的发音?比如,鹊,桥,乞,巧,都是七做的声母哦。念一下,都是轻倩的发音哦,诶?居然这两字也是。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