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带



又是一个十三号,老妈回国正巧一个月了。

奇怪,才一个月么?感觉似乎很久了似的。

老妈在日本的时候,我买了个手机号给她,装进我一个闲置的手机中,于是可以方便的和老妈通电话了。那个号头很不错,很好记,比我自己的号头还要有彩的感觉,我现在还可以背得出来,虽然大多数情况,它只是被手机电话簿里一个称呼代替了。

那段日子我打很多电话给她,固定时间。比如中午我去吃饭,会打一个,问她上午做了啥事,午饭有没有吃,她会喋喋的告诉我今天又买了什么便宜菜。晚上回家,出公司门,会打一个,告诉她,我回来啦!在车站看到下一班车的时间,会再打一个,比如很确定的告诉她,我三十分的车子,五十分到,这通常就很准确了。除了这三个每天必打的电话外,下午如果下楼买东西吃,我也会打个电话骚扰一下。

一个月前,送走了老妈,我揣着属于她的这部手机回家,然后我就发现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

睹物思人是世上最狠的东西,我那时候想。

我打开手机,看到齐刷刷的通话履历,中午一个,晚上两个,前一天也这样,再前一天也这样。

我把手机丢到一个包里不去管它,让它自己慢慢电池耗尽。前两天看到它果然没有电了,打开了也是脸如白板。

就好了。

手机在日文里是携帯。大约是取了相对于固定电话,可以携带着到处跑的意思。

但不是所有东西都可以携带着的。

王菲的那句歌词我很喜欢。她唱。

就像一碗热汤的关怀,不可能随身携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