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

据说今天是纪念日。

三年前的今天,我老人家登陆日本了。

要不是经人提醒,我差一点想不起来。三年也不知道算是短还是长,心理也不知道是该说,已经三年啦,还是,才三年么。

那日去看两个小朋友,小留学生,搬的新家,据说某人东西多得来,是叫了两吨的卡车的。于是我感慨一下,人怎么会有这么多行李的?明明当初都是一个皮箱子过来的。她们使劲说,对阿对阿。

大概像我们这样的旅人,这种生不带来的感觉越发明显,都是拎着一只皮箱就开始生活的。没有搬过家的人大概不能想象,其实一个人,确实只需要一点点东西就可以继续生活,或者说,许许多多的舍不得的东西,心一硬,丢了也就丢了。

发现自己果然像螃蟹蜕壳一样,隔了一段时间就把旧的生活全丢一边,舍去了很多东西,然后到一个新地方从头开始。

小时候的搬家不是本意,只是命运。从兰州回上海的这件事,完全就是把我的童年全都抛掉,再不回头的诀别。虽然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或者说人在踏上旅途的时候,总以为自己有个归期。那次我根本没有办法把所有童年的少年的痕迹全都载上火车随身带来,我指的是那一箱一柜的从小到大看的那堆书籍。不过我到底竭尽全力的随身带了一批,四大名著之类。看来能被人当行李带走的,才称得上名著了。

那时候还会常常想着什么时候回去,好把我丢下的东西捡回来,但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大约是连可以捡的东西也没有了吧,事实上是捡不回来的,就好像你总不能把过去叠加到今天一起活。

然后三年前的这一天,我肯定不会预想自己会呆很久,我一直以为我会去去就来。三年后的今天,我反思了一下,然后我想,是不是我的某一段生活,在那个日子又画了句点关了门,只是我又没有发现?我是不是又把一个我,拍张快照,放在那里供人回忆,然后就,转身走掉了?

三年的时光,一个皮箱的随身行李,弄到今天又是堆了一房。我记得开始的回国度假,都像蚂蚁搬家一样,把喜欢的想要留存的好东西都带回去。现在我会想,我要带些东西过来。大概。

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就很能体会到浮生若寄。也许将来的某天,我又把生活装了一皮箱,随身携带的走远了。难于割舍的人情物事又全都抛掉,遗憾阿惆怅阿都有,但不后悔也不回头。

过去的时光,总不能刻舟求剑。

对将来的种种,也没有办法预期。

而所有的当时,都只是惘然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