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水仙・月

 
 
应该是盘算着时间来坐摩天轮的。等待夕阳西下的那个时间。
白天的摩天轮似乎少了点趣味,风景比较平实,夜晚的摩天轮大概可以看到夜景的点点灯光,如果时间巧合,也许还可以看到隔壁迪斯尼乐园每晚施放的焰火,但很远,看得不是很清楚,那是个夏天,天气正在狠狠变化着,月亮在乌云后头露出来躲进去,摩天轮上了半空,居然云端上看到雷电一闪,不晓得哪里有大雨倾盆。
葛西临海公园的摩天轮果然是巨大而好看的,并且常常不用排队,这两点都让我很喜欢。特地等了夕阳西下的时节过来,差不多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就比如他已经在西边开始做准备活动,如果不赶快,也许只能看到他余晖一闪的背影。幸而这里不用排三十分钟到九十分钟的队,几乎是买好票,走去,就可以在入口等待上车的,远远望去,前头似乎还有些空着的车厢。
我们在慢慢向上,太阳在慢慢向下,那时候的太阳还有些刺眼着,金色的,金黄色的,黄色的。看他从某片云层上,忽然落到某片云层下,颜色渐渐变浓,红了些,比如很艳丽的玫红,或者很温暖的洋红,或者很火热的大红,那么多名字的颜色,都让人形容不出,他就如同在调色板上橙黄红紫的那一片走了一遭。
其实风也不大的,但接近最高的地方,车厢上头不晓得为什么咯拉拉的响,甚至还有广播说,暂时停一下下哦。车厢摇晃一下,有一次甚至可以摇得很厉害。
徐徐下降的时候,夕阳也几乎沉得不见了。
地上的风景变得暗暗的,仔细看,下面开了大片大片大片的水仙,到了日本才发现,水仙可以不是种在家里的白瓷盆中,新年里香香的。日本的水仙都茁壮成堆的长在地里,如同寻常的花草,长得很野很疯。
这里就长了成片成片的水仙,正当花季,这一片开得很盛,从空中看,白色的小花很有声势,绿草上铺开了一片白雪。有的开得稍迟,那一处都是葱葱绿色,零星有点花朵,如同夜空的寥落的星辰。
于是一降到地面就飞奔去看水仙花,开得来全是金盏银台,不用到近前,就花香阵阵。水仙的香倒不似桂花那般浓郁扑人,虽然气候冷冽,但水仙这冬花的香味却有点温柔和暖的感觉,离得远了飘来一阵,那香气灵透清和,你忍不住俯身特地去嗅,也不会扑鼻冲过来迫人,而是依然这样温婉宜人的。水仙是好孩子。
其实那日是阴历十六。那两天的月亮据说出奇的大,因为离地球近,据说比平时大着百分之十六,且是十二年一遇。所以很盼着看到月亮,左看右看了许久,却找不到。正在放弃,走上归途的时候,忽然一吓,原来东边升明月了,低低的挂在天边,努力要爬上来的样子,金黄色的,圆满的,硕大的。月上,夜深,摩天轮的灯光闪烁。
难以形容。
难以形容阿,所以满月让诗人发疯。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