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声过年

日本新年没有响动,没有惊天震地的鞭炮声,所以等我一回神,发现电视屏幕上已经是零点零零了。

静悄悄的,甚至因为许多许多许多上京的孩子都回乡过年了,所以比平日似乎还要冷清。楼里的住户似乎也有点锐减,信箱里的广告都不多了。

二零零八的最后一段时间看红白来着,不是因为他多少好看,只是其他台似乎更加没什么看头,所以观摩一下日本春晚。

日本春晚都是唱歌,我教育老妈。老妈一边织着毛衣,一边说他们唱歌挺好听的哪。恩,我居然也挺喜欢看阿姨们穿了看着就特贵重的和服,化了特显老但特漂亮的浓妆,唱演歌。其实很多歌的旋律也没有那么夸张,顶多是六七十年代的老歌,老所以耳顺,加上有时候歌词不错,因此居然听得津津有味。

当红的JPOP自然更加要听,只是年末了歌谣祭或者颁奖礼之类的节目很多,他们的脸孔和这些歌几乎都审美疲劳了,我有时候居然会想,哦,昨天看到他唱过呢,恩?哪个台来着?要么是前天?这样。

而且看出来红白的舞台是个大PSP。嘿嘿。

羞耻心的时候,那个富士台激动挥舞的大旗让我看傻了眼,那搞笑艺人的伪羞耻心让我笑喷。

久石让老爷爷的动画歌曲联奏那段最喜欢。

MrChildren居然是初次红白,这点才让我更加惊讶,歌很不错,但全部日本选手的影像中突然出现刘翔让我无比诧异。

居然觉得最后大轴的kiyoshi也很好听,我果然大妈化了。

我老妈不认得塚字,所以念叨着“大家爱”,我爆笑。

红白是十一点四十五分左右结束的,等待零点的这段时间,照例是各地迎春的景象,各个有名的寺院通宵让人撞钟拜拜,他们管这样的参拜叫初诣,我们用上海话就叫瞎子摸蛋的。

摸蛋的人好多好多呀,居然今晚的电车都是通宵的,就是为了方便大家去摸蛋。

但现场听起来还是很安静,深夜里佛寺的钟声慢慢的敲,似乎夜更加静了。

悄悄的,就2009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