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瞳

 
 
11月19日很值得纪念,我老人家头一次去日本医院啦。
事情要从头说,话说我老人家因为学富五车,所以眼睛很近视来着,厚厚。主要的问题倒不是眼镜麻烦,而是害怕并发症之类的东西,比如玻璃体混浊阿,飞絮阿飞蚊阿,或者视网膜脱落,我顶怕那个啦,万一我老人家瞎掉了,这真是人类悲剧阿。
眼里飞絮说实话,我都习惯了,但那天上午上班的时候,忽然有点特别厉害的样子,我忽然觉得左眼的靠上面,有个很亮的东西在闪一样,因为太亮太大,一时之间都觉得影响了视线,我本来胆小,一下子就吓坏了,怕有什么不好。
惊慌的时候爆发无限潜能,我是说,我这样懒惰和讳疾忌医的家伙,在这种害怕的驱使下,居然打定主意,立马去医院!
很冷静的查上班所在的丰洲附近有啥医院,有没有眼科,好不好,近不近,是不是休息,挂号到几点截至等等。居然被我查到一家很合适的,其实丰洲附近有个昭和大学附属医院,感觉还挺大挺全的似的,而他在这个车站附近的某处有个点,几个科里正好有眼科,而且上午到12点都可以挂号,不像某些地方是11点,而当时已经十点半了。
既然如此,便发了封说眼睛不舒服,去医院看看的请假邮件,而后在各位同事同情的目光中,飞奔而去。
下楼了还想起来看看钱包,咱不知道医院的行情么,觉得大概不太够,还跑去ATM机上取了钱。
地方真得很近,就是地铁的一个出口,事实上我还很喜欢到这里的二楼吃黑猪,三楼吃寿司的,没想到医院也在这里。
因为是初次么,啥也不懂,反正小心翼翼的照人家的指示做。
日本的服务总归很好,即使医院终究是个冷冰冰的地方,我觉得也都温和柔软的接待着。只是我没想到眼科外头排队的人这么多,基本上都是比我老人家老很多的老头老太太啦。
排队的时候,因为挂号的时候填过一部分问题,大致知道是什么症状,且因为是第一次来吧,所以护士小姐先问了我许多具体问题。等轮到我,叫进去,估计医师已经知道了大概,说要检查一下,就点了眼药水,继续出来等。再次被叫进去的时候,是另一个医师进行了一套很像验光配镜的流程,看一个装置里的气球之类。然后还看视力表,我很诚恳地承认,这个是我最害怕的东西啦,因为视力很不好么,所以每次检查都会不好意思。医师也在那里调调镜片什么的,我嘟囔,怎么左眼的视力退步很大的样子。医生说,不奇怪,点了眼药水了,接下来还会更加看不见的。阿?
继续点了药水,然后出去继续等。快十二点了,看到一个个老头老太太都完成了诊断,颤颤巍巍的走了。终于又叫我,于是去最先的医师那里,估计瞳孔扩大的差不多了,可以让他一览无余了,于是把脑袋搁在个装置上,我左眼处光线打来打去,转来转去,我估计检查眼底呢吧?
检查完毕,医生说,没问题。
呼呼哈哈,放心了。看来我老人家还可以继续健康快乐的成长下去。
没问题所以不用配药,付了检查的费用两千多,回去乖乖上班。
大家继续关心我,都来问我,没事吧,我很高兴的说,没事儿。
不过,因为用了扩瞳的药水,起码持续半天的效果,以至于我左眼一直视力模糊,感觉视界很是奇怪。而且因为是上班的临时起意,结果眼妆弄得乱七八糟,成了大小眼啦,我发现,好像还是这个让我更加焦灼一些。哈。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惊瞳

  1. 猫猫说道:

    没事就好.

  2. 丽达说道:

    也为你紧张一下,没事就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