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左

周五晚上,正是看了一场演出,又和朋友聊了很久后的回家,心情还是蛮鼓荡澎湃的。

日本深夜的电车,加上是周五,肯定不会空荡荡的,比如日暮里车站的大厅里,还是人很多的来来往往。

本来没在意,车站里的各色人群都是在你视网膜上划过而已,根本的没上心,要不是那一对人儿在电车要发车的时候才踏进我站的这扇车门,我根本就不会留意。

留意了也不过是知道,是对恋人,周五11点一起上车的一对男女,自然给人以正在约会的联想。女孩子个子娇小,脸蛋儿也蛮精致好看,男孩子不像他女朋友那样穿的正式,看起来也算清爽秀气。

我说过,本来不在意的,看一眼而已,下车就忘记。但他们俩的让我念念不忘,是因为他们居然在吵架。

日本人的吵架对我来说太希奇,何况是公共场合,何况是恋人间的闹别扭,让我几乎在怀疑听力有问题。因为就算吵架,也不是很大声,也不是很激烈,要不是我就是个隔壁的耳朵,其他人大概也只当成是正常谈心。

我耳朵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大概是错过了,也没有听到具体的争执事例,只是女的说他做事情太孩子气,不喜欢。说阿说阿,说到底了,便说要退到普通朋友。

普通是什么。男的问。

开始不就是普通么,吃饭,聚会。

哦,这样啊,那个叫普通阿。

不是普通么。

就是这样的口角。女孩子的话太急,日本人说话本来就音节急促,她的话越发快了一倍。男孩子的话太冷,他的态度又像很闲,又像不在意,又像很克制,但看他忍不住就要开口说,可以感觉他其实又在意,又不肯输。

弄得我倒如同偷窥到了不敢看的东西一般做贼心虚,一句句话全灌进我耳来,如在针毡。

偷眼看其他乘客,一个个面不改色,不知道是没有听见,还是涵养功夫太好。

只他们说到最后,居然说到分,女孩子停顿了一下,一句"さようなら"。男孩子没有接口。

我心里觉得可惜,真想叫他们切莫要说下去了,比如可以抬头看看,多好的月亮。

只是那天阴天,并没有月亮,而我也不是这么勇气,敢介入人家的密语。

幸好我只乘两站,到站了便落荒而走。

不晓得那一对是否真的说了再见。下车了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不晓得一段恋情是不是真的,日暮里同行,北千住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相左

  1. 丽达说道:

    可以写一部电视剧了呢。分析得细微,别人与自己都是如此。哪天做编剧吧,我和你一起来,会写得很有趣,大家都要看的哦!

  2. rexd说道:

    这帮谈对象的,吵的时候,要死要活得,过两天,肯定又粘一起了,赫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