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边日出西边雨

 
 
上周五去京都小小的出了趟差。出差这事情没什么好讲,只是目的地是京都,又是周五,于是把工作的麻烦放到一边,另一边还是可以找找乐子的。
总之是,久违了一年多的,东海道新干线。和同事约定了京都是十点钟碰头的,于是东京出发的新干线须在七点半之前,而我从家里出来,须在六点半左右,因为怕在东京站迷路,何况是公事,一定不能迟到的,宁肯早一点。怕早上醒不来,于是一口气设了三个闹钟,五点十分,五点二十分,六点。
其实第一个就把我成功唤醒了,于是忙不迭的先把后头几个都关了。
极端少在这个时段起床,于是居然在家里看到了,类似日出,我是说,看到窗外朝霞很漂亮的颜色。又顺便发现,原来我每天早上看的七点档的节目,那几位主持人五点多也出镜,所以导致我看了好几次时间,因为我总会错觉,以为是七点多。赫赫,其实有点妙的,比如我只和他们在七点有交集,却从来没有发现其实之前他们也在。很多东西,实际存在的东西,你看不见的时候,就仿佛不在这个世间一样。人就是这样肤浅的东西。
早上如果早成这样,居然不是早高峰,车厢里居然还能宽敞容身,这是我又一个新发现。
只是这些发现,似乎都很难重复实践,我是说,我还是愿意早上能睡则睡的吧。
新干线是临窗的座位,很好,少打搅。开出东京站其实还挺空,但出了新横浜,正式开始关东开到关西的时候,几乎也坐满了。
早晨的太阳在我这边,很好的太阳,很晴的天。虽然我查过了,关西的天气预报是上午强雨的,但看着这么明艳的太阳,几乎想象不出怎么转成雨天,呵呵,所以说,人总是只愿意相信眼睛看到的东西。
困上来,于是把手机调到九点半闹我,我怕坐过了站。然后慢慢睡去,不过还是没有等到闹钟响我就醒过来了,因为广播里告诉你,名古屋到了。
那时候,天气就变成了阴沉沉的,雨似乎若有若无,因为虽然大家都带了伞,却不是都撑了起来。城市乡镇的风景都隐在灰暗的颜色后面,并且,忽然间车窗上果然有了雨水的痕迹,而且越来越鲜明。
这才感觉新干线的速度好快呀,因为那雨水都在窗上划着横线,水平的,当然不是很直,是曲折的细细波纹,占了车窗上的一片。很惊讶了一下,因为那横着来的雨水画线,绝像绝像国画山水里写意的笔调,显得那么烟波浩淼。而且它是真的流动着的,称得上气韵生动,变幻无穷了。一看到流水,忽想到高山,于是蓦得发现,车窗外的背景,恰到好处的就是可爱的清秀的小小山坡。呀,千里江山图?
大喜,并因为也许只有我看见,想到,别人都没有发觉,而窃喜。
不过雨真的大得很了,看得满窗的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并且觉得似乎看到闪电的一个透亮。
但列车飞快的奔跑着,速度几乎能和云层的运动做个类比,于是某地又看到个奇景,看到那里乌云如盖,边际上倒是亮亮的,列车直开到阴云的边缘外面去,看头上的天空,一边暗沉,一边明亮。
那一瞬间,仿佛冲出了世界边缘一样。
只是让你知道,出了世间,还是世间。
吓,你以为一只脚踏出,其实是踏进。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东边日出西边雨

  1. 丽达说道:

    最后几句话甚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