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除了几个大都市圈,感觉地方的电车都不是那么便利迅捷,比如,车次比较少,甚至久到一小时一班的。车辆也少,东京电车最长的也许是15节的那种吧?地方上很少有这么长的车,和这么长的站台。
第一天黄昏时候乘的电车就是这样又久又短,其实也不算黄昏,四点半到五点半的样子。其实很厉害的太阳,正巧在我这边,脸上照的发烫。细碎的窗帘虽然遮上了,但感觉只是把阳光切成一道道的线,还是亮亮的。
那个时段大概是上学的孩子回家的时候,于是一站站的上上下下,许多挎着书包的中学生。这些半大小子们,就如同换毛的小公鸡似的又难看,又傻,又吵闹,又骄傲,笑,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也许都这样。穿着校服,制服裤子本来应该是笔笔挺的,可他们故意穿的腰上垮着,裤脚拖到硕大的跑鞋上,仿佛这样显得酷。厚重鼓胀的书包也斜挎着,或者高声同伴们谈笑,或者一门心思玩着游戏机。他们的发型没有一个干净利落的,都是造了型的长发撮撮,有的夸张的前刘海完全遮住了脸,大概专为吓人。于是叹气,那些玲珑的清秀的白衣的少年在哪里啊?世间只留下这一类浊物呐。
比JR更加寥落的,大概是私铁,寥落到,名字就叫OneMan的,就是司机都不配备了两人,只有一个,乘客有点像坐巴士,需要后上前下的。
想起了立山站的巴士,一圈来回只要四十分,车次倒是一小时一班,中午的间隔更加久一点,于是我们乱猜估计这巴士只有那位爷叔一个人兜圈子,中午他也要吃饭的,所以时间长一点。这是正宗OneMan。
头一次乘富山电铁的OneMan列车,正好是夕阳西下的时候,而且更巧的是就在这一边窗外,看到玫瑰红的扁扁的太阳挂在灰蓝的天空那边。那种颜色,照相机显示出来的总和眼睛看到的不一样,于是忽然想,其实也说不准,哪一种是真实的。你眼睛看到的颜色,你总以为是自然的颜色,但说不定,机器的运作,才是客观的可信的呢?
后来这样的电车又来回乘了数次,经过了乡下的小站,隐约觉得,比如千寻里那样的站头,也许真的还有。你看到一个那么简陋的站台,候车室居然还是木制的,檐下挂着不知道有多少岁的伞,让人怀疑它是不是还能撑得开。既没有人下车,也没有人上车。电车的行走和停留也许都只是习惯,它慢悠悠的打开门,又慢悠悠的关上,继续慢悠悠的开。车里的乘客三三两两,有的到站下车,一下车都融化在乡村淡淡朴素的背景里,消失了。会遐想,如果我忽然在这里下车,目送着那节车厢慢慢离开,四顾一个人影都没有,是不是就可以被世界抛弃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