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灯雨火

 

 

好像河灯放下去的时候,阴沉的天空就撑不住下起了雨来。人似乎很喜欢玩火的,除了把大大的火花射到了天上,还有点了蜡烛,放进灯笼,载上小船,漂在河里。

河灯有一点点宗教意味,逝者去彼岸的一个送行和接引?或者更像个民俗节日,人们热闹的过一个祭典。而在我,只是瞧个风景和热闹,河水荡来荡去,点点灯笼几个一列,三三两两零零落落到处漂流了去,眼睛里看到的也真是水光潋滟烛影摇红。

广播里的老头子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根本没有去听,有时候不知道,反而比较幸福。倒是后来,两个大和尚竭力的诵经到被我听清,其实也不算诵经,是恭恭敬敬的念着名字,逝者的名字,这些名字由家人请求了,写在灯笼上,这时候被一个一个的念将出来。

景象是很好看的,只是我想,更多的人满心期待的,还是接下来要开始的花火大会吧。

花火没有来,大雨倒来了,坐着渐渐不爽起来,何况本来关注的就是流灯笼,于是决定,撤。

冒着大雨,在宣告开始的空弹爆开的时候,逆着人群逃离主会场。

正在已成为步行街的街道上步行,看到人行道,公共绿地等等,都是拄了伞的人翘首而看。忽然身后一个炸响,回头一看,不远处的天上开了朵炫亮的花。

惊人的近,而且低,而且大。有些挪不动步子了,于是向后转,难得这么近在眼前的,那就看看也好。

雨似乎小了些,花火也上演的中规中矩,其实左右不过是那些个品种,倒也看得多了。只是明显的风行雨走,可以真真切切的看到燃放后的烟尘,直向左手边拐过去。

雨似乎又大了些,只是已经放到了这里,哪有收手的可能。可惜人们没办法开始蠢动,坐在草坪上的只觉得塑料布都湿了,裤子也危险,于是都收拾了起身。大家各自走动,大概也没有人有兴致抬头看花火吧,忽然一声叫,一个女孩泥地上脚滑还摔倒了,可惜了红色的浴衣。

于是最终,大家都站在大马路上,撑着伞看,我有点纳闷,这么大的雨水,居然没有淋了烟花?身后的一个大妈每次看到个巨大的,都会猜测是不是最后的啦?我听她结束啦?结束啦?的询问了很久,好几遍。

最终结束的时候,又放了空弹上去,于是大家心定了,知道这回结束了。转身散去。

雨倒也渐渐停了。

这可真是一场湿淋淋的河灯雨火哪。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