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之殇

今天开始的三天,是全国哀悼日。身在异国是无法感受到那种哀悼的气氛的,但至少,自己是想要哀悼的,心是想要哀悼的。

我无法让自己不悲伤,我们不得不悲伤。

头天晚上就在想,我要准备好三天的丧服。我把黑西装拿出来,还有衬衣。晚上睡觉了,想了想,又把手机桌面的图片和主题改成了全黑。

没有勇气不化妆,于是用了比较深的眼影,和非常淡的唇膏。

特意穿了黑的衣服,衬衣,外套和裙子都是浓厚沉重的黑色,一开始还有点担心公司的人们觉得我穿的异样,但事实上,没有人意识到。是的,这场地震,对他们来讲,只不过是地球上某个地方的某些人的事情,大多数人没有办法感同身受的,就比如我们,至少是我,对缅甸的痛苦也不过是隔靴的。

看到上海的solar的信息,我告诉他我自己穿了黑色的衣服,他问我,你们有没有活动?我苦笑,怎么会有什么活动。我在日本,怎么让别人来哀悼一个中华的哀悼。

他鼓励我,还是要默哀的,不管哪里,比如食堂,比如楼下广场。

到了中午,忽然心里很乱很想,我很想到一个离中国近一点的地方,一个在异国,还可以看到国旗的地方。

于是我想去大使馆,我依稀记得看到过,大使馆接受吊唁的。

想到一件事情,我忽然就想要去做的。于是我发信息给我们领导,我说,今天有没有见客户?没有的话,去大使馆吧?

我们领导没有我觉悟先进,但我说的这些很棒的话,他都会很崇拜的听的,比如上次捐款也是这样。这次他也很快说好,我们去吧。

其实是我不认识去大使馆的路。

大使馆在六本木。我跟公司的现场请了两个小时的假,然后就一身黑衣的走了。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惊讶或者想要了解什么。我只是去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当然,我没有忘记叮嘱solar,帮我记住这个时间,我在这里,看不到也听不到也感受不到,你帮我记下来,然后说给我听。solar说好。

我出门了,时间没有算好,地铁到了六本木的那一瞬,正好是15点28分,也就是中国的14点28分,也就是,举国默哀的时刻了。

可惜我听不到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鸣响的警报汽笛。

可惜我看不到十三亿同胞手足的眼泪和红心。

可惜我触不到五千年来长江黄河流贯的中华民族的血脉。

我只是在15点28分,一脚从车厢踏到了站台上,然后心里想,七天前的这一刻,有许多人,他们的无常生命,就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停止了。

一路走去大使馆,中国驻日的领事馆,我居然从没有去过。门口察看了证件,门口的工作人员说,已经结束了。怎么会?不是说到五点么?原来他说的也许是默哀仪式结束了吧。总之,放我们进去了。

来吊唁的人没有那么多,也不算少,大厅里是满当当的,于是排队,签名,也有人拿着信封捐款,旁边媒体的记者很多,我看到了中央电视台的台标,和东方卫视?

排到我的时候,发现我们领导很顺手的都帮我签掉了,于是傻了一下,只好深深对着高高的沉痛悼念的条幅鞠了个躬。

领导又去捐了款,然后我们就出来了。

外面的国旗,果然是降了一半的。

这个时刻,全世界的五星红旗,都降下一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举国之殇

  1. 丽达说道:

    感动,深深地感动,我这几天也是黑衣黑裤的。一切无语,只是一定要在你这里表式自己感动的心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