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来 之十一 三代不出舅家門

回来的最后一天,又是和舅舅他们一家渡过的,算是一个还不错的句点吧。

弟弟先把我们接到他的新房去看看,一个被冠以世博家园的新建小区,总归是漂亮的,但浦江镇确实是太远了阿。

随后便赶去三林的舅舅家,一起吃晚饭。还看到了弟弟的外婆,我有多少时间没有看到这老太太了阿,脸型样貌还是一下子就认得出,但头发是全然银白了。到底是老了。

还看到了弟弟新婚的妻子,这个妹妹还是很小的样子,哈。

这样的见面和谈天,大家难免要说些旧话,听听这些除了亲眷,不可能说的话题和人和家长里短的是非,就很有趣。

看了弟弟的结婚照片,看到两个孩子装进各种各样的礼服里,照得像两个娃娃一样的。我对于弟弟现在的样子脸孔,还是不习惯,我总是好奇的想,是多少岁月,让一个胖娃娃的鼓鼓的腮帮子都没有肉了?他的大眼睛什么时候戴上了眼镜?他小的时候,我总从他头顶心看下去,觉得他的大脑袋仿佛桉叶糖那样,是一个圆滚滚的三角,现在,我看不到他的头顶啦。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偷偷拿手遮住了照片上那个人的脸颊,我想从他的眼睛找到他小时候的样子,不过似乎没有成功,呵呵。

有一些记忆复苏了,我的记性不好,所以记不得的某一些细节片断,经由舅舅的讲述,都复苏了,仿佛被召唤了回来,一下子就想起。这点很好很奇妙,有人帮你记着这些事情,维护或者保存了你的记忆。

比如我饭桌上很兴高采烈的吃肉,如果不是这样看着你长大的,也许就是说说吃肉而已,但舅舅会说,从小时候就喜欢吃肉啊。

外婆烧红烧肉给我吃,还没有好就吵着要,外婆只好找一块小一点,熟了的塞进我嘴里。这是我完全不记得的事情,但是既然这么说出来,我很信,甚至我都想起来小时候坐在灶披间的楼梯上盯着肉锅的景象,甚至我的鼻子里都嗅到了红烧肉的浓香。

然后又提到了外公,说道他去世前的最后那个新年,因为没有办法了,所以医生也说,有没有在外地的儿女,就叫他们回来一起过个春节吧,因为是最后一个年了。

所以我们一家三口回到上海过年。头一次,年夜饭放到前楼吃的,因为外公的卧床在那里,于是大家把圆台面搭起来,吃年夜饭。

最后还包了一点饺子,因为我有帮忙,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饺子,我塞了个橄榄核进去。我说过,我全忘记了。

但那个有核的饺子,偏偏被外公吃到。

是的,我忘却的记忆忽然都醒过来,我记起来外公咬到了,没说话,就是笑,笑得都喘不过气来。

然后我就哭了,我希望他们都认为是孩子恶作剧受了责备的哭,但似乎没人这么想。

这些我都忘记的东西,在这时刻,全都想了起来。

三代不出舅家门,大概是江浙一带的俗话吧,是说小孩子的相貌阿性格阿,会像外祖家的孩子一样。

我没法断定到三代,我只知道有机会,我是愿意在舅家门里呆呆,听他们讲讲你的小时候,那些你都忘记了的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