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来 之九 都是人都是人都是人

上海的交通还是个问题。

轨道交通发达了许多,我看看那些建成的路线,和规划的路线,确实颇具规模了。跑到人民广场去换乘,那个大枢纽也确实气派好看的很。

但还不够,很不够。周五就没有算好,撞到了一个下班高峰,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陆家嘴站台上的人山人海吓到了。后来我其实挤上去了,上去的时候觉得,仅就车厢的拥挤程度,这个密度来讲,比东京地铁早高峰的那样的挤,还是有差别的,没有挤到那么密集,起码我的身体四周还是松软的。但是问题在于,我想是秩序。站台上太黑压压了,太杂乱了,看到这样的景象,大家都失去了从容,一个个都会惶恐的很急,所以秩序就乱掉了。

人好多人好多人好多,每次我在人民广场站换乘,都会有这样的感觉,铺天盖地的人山人海阿,都让我感到眩晕。这些天我习惯性的依赖轨道交通,来来回回很多次,但那个换乘,还是属于走到哪里算哪里的,呵呵,我寻找着标志,并且一直觉得,那个并排的一号和八号线,那一个红色一个蓝色的标志,总让我以为是洗手间的指示。

某晚的那一列二号线让我很吃惊,浦东的这几站,我忽然觉得每站停留的时间都很短,乘客还没有下完就忙不迭凄厉乱叫的关门信号越发证实了我的感觉,几乎是打开门,数不到十秒钟就开始叫。我奇怪,难道是司机赶时间?事实上,世纪大道下来这几站,下车的人数还不算少,于是就看到乘客们急急忙忙的下车,并且真的发生了,我看到某乘客下车去让,结果自己被迅速关上的车门堵在了门外边。当然,下一辆列车应该很快就来,耽误不了什么时间。但是,这样的事情,太不可思议。并且,大家如果对以前的交通有记忆,应该记得售票阿姨提醒你注意安全,会说,下车慢一点。有没有这样的记忆?好吧,地铁里的广播,你听到的是要求乘客抓紧时间上下车。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像我一样觉得奇怪。总之,我看着那些心急慌忙下车的人,心里想着,居住在这个城市,还真是不容易的。

路面的公共交通的问题,就是没有准点,当我在车站望眼欲穿的时候,我想我把这项生存技能丢失了,那就是乘公交需要的判断力,决断力和耐心。我基本上都巧妙的避开了下班高峰,都是三四点左右出去,所以车里都不拥挤,否则我要更加气急败坏的吧。但一开始的时候,我忘记了这样空的档子,如果我在车站上没有表现出相当的上车的热心,那些聪明的司机叔叔会停也不停的扬长而去的。

私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比如从苏州回来,就遭遇了外环的堵,还有上海行车的那些种种秘技,什么路能开,什么路单向,什么路口不能转,那些好看的立交桥光凭靠左靠右就能把你带到完全不同的地方,我听着舅舅和弟弟讨论着这个时段,哪个路口最堵,我听着弟弟如数家珍的说着哪里哪里有测速,总之,我肃然起敬,同时认为上海滩的司机都是武林高手。

这个城市虽然行路难,居不易,但是,能够游刃有余生活下来的各位,我想都是物竞天择的成功的人群。完全可以乐观的认为,光靠交通我们就可以打败所有帝国主义,我几乎可以肯定,任何一个东京人丢到上海,都只能龟缩在出租车里,然后堵在上海任何一条大街小巷。

不过有一点非常好,公交刷交通卡居然有优惠!当我认为应该两元的时候她报出一元,这真是很能满足我疯狂喜欢打折的恶趣。赫赫,中国人的融通和活络,也许就在这里。

还有一点不同,我在东京也有交通卡,在上海也有交通卡,乘巴士乘地铁都只要照一照,这点功能非常像。但最大的一点不同,我忽然发现,东京的卡,它永远在我的手里。但上海的卡,它可能由售票员接过去,帮忙拉一拉,或者给出租车司机,让他扣钱。总之,在日本只在我手中的卡,在这里,却在许多人手中辗转过。这很微不足道,无人在意,但很有意思,也许,很说明问题,因为据说这是我们和他们最大的不同,中国人的,人情。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