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来 之六 宝宝

我的同学们,都是为人母的年纪了。她们事业成功,家庭圆满,如同开的最盛的牡丹那样子,让人羡慕的。

对她们的宝宝更感兴趣,因为一个你熟悉的人,和一个你不那么熟悉的人孕育了一个孩子,你会好奇他的长相,性格,乖不乖胖不胖好不好,呵呵。

周二的晚上,看到了Penty的宝宝,周四的晚上,看到了缪缪的孩子,每个,都是直接扑了过去喊着宝宝,然后乘机会捏一捏的。

我想像我们这一代,比如她们几个生下宝宝来,都是有想法立规矩的多,宠坏的少,呵呵,似乎又回忆起来大学宿舍里的谈天,说道将来如何如何,肯定有人是说,要立规矩的,小孩子不能宠的,等等。于是看到了她们立规矩的样子,几个照面,觉得不错,这两个娃娃算是教养的挺好。

Penty的宝宝虽然个子小小,但很可爱,并且让我惊讶于,三岁孩子的思想和口齿,我不记得我们的三岁,能不能这么一套一套的说话,句子很长而且很有内容。

这样的小孩子,似乎都是听大人讲着道理长大的,吃过了饭,想吃糖,便问行不行,回答说不行,摩挲着糖舍不得,但真的就是不敢任性的一定要吃的。我给他带了巧克力,于是得到允许可以吃一块,还想吃,Penty居然和他说,authorize只有一个的,不过可以让他拿一块给他爸爸去吃,于是颠颠的跑去书房,回来时候小嘴巴在动,他爸爸在书房大叫,他咬了一口!让我们大笑不止。

小孩子吃饱了饭,软软的小肚子就会鼓出来,很好玩,揉一揉,他笑得要命。

缪缪的宝宝个子好大,三岁的娃娃,据说六岁也有人信。长相很乖,但性子还是很活的,据说参加了小孩子的拉丁舞班级,还表现不错。他对桌上的那套功夫茶表现的很有兴趣,乐呵呵的自斟自饮了好久。跟他说什么都乖乖的肯听,倒水很烫,小心啊手放下去,就乖乖的手放下去,还没有喝完呢,喝完再倒哦,就乖乖的说好,然后忙忙的喝,还给你倒一杯。

不过小孩子总归是让人操心的,有他们在身边打搅,我们的聊天都需要见缝插针。不过也知道了她们各自都过的很好,算是很殷实的一类,比如什么第二套房子,换一部车子,甚至Penty都在打算第二个孩子。

所以说,她们就像是最盛最美的花,圆满的开着。她们让我看到了,我如果运气好缘分到,会达到怎么样的一个程度。而我呢,也许不一定一无是处吧,也许我的还算自由自在,让她们看到另外一种形态的可能。

乐观的认为大家都过的很顺,就像被生活宝贝着的宝宝,都健康快乐,养得很好。

那天晚上,在Penty的楼下和她手机通话来着,有生以来头一次,居然串了线,里头一个男人在谈着生意,我愣住了,一开始以为是她老公拿了电话给我指路,但越听越莫名其妙,Penty于是大笑道,串线啦。我抬头看,几乎可以看到她站在五楼阳台上的身影,太可笑了,我们相隔这么近,你只要愿意,喊一声都可以听到的距离,但这手机的电波信号,不晓得远兜远转到了哪里,搭了谁的线,扯过来谁的对话,让两条线四个人,都错愕不已。

我也只是这样,窥探了一下下她们的生活,如同两条不相干的轨迹,稍稍搭了一下,互相看一眼,然后又匆匆的离开了,还是继续各自的生活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