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来 之四 唐風唐潮

周日的聚会,转战了两处,一家代官山,号称新唐风,另一家就是糖朝。代官山的算是午饭,糖朝算是下午茶。

因为慕名已久,所以很期待,但发现,菜单的漂亮有趣似乎敌不过,东西的不那么好吃,呵呵,尤其是那个熏鱼。大家知道我有多么的怀念熏鱼,当看到这里有,自然兴奋期待的点了,何况这里在菜单上的名字,是雅致的"子美熏鱼",点菜的时候我会突然问那个服务生,子美是谁?让他大吃一惊。赫赫,结果这很期待的熏鱼结果很失望,因为炸得太干,柴柴的感觉,相当不鲜美,丢在盘中执盘有声着。

后来我忽然想起来,子美大概是杜子美杜甫同学。早想起来是他家的熏鱼我当然就不期待了,他家很穷啊,熏鱼估计腌过劲了。

其他的菜肴倒也罢了,倒是现而今的饮料都很有一套一套的,这里喝的是个醋饮,具体如何倒也尝不出来,汗。

再次觉得国内的服务业让我受打击,因为自我感觉那个小姑娘态度不好,所以留下了菜单上看似还挺好吃的甜点,转战糖朝。

糖朝的甜点很有名气,我只是看着菜单晕,然后点了西瓜冻豆腐花和有水果的凉粉,上来的都是两个碗,放在大大的碗里边,还有干冰冒着白雾腾腾,这两盘仙风道骨的东西并列在我面前,果然如同朝贡。

这次是和五个圈中的妹妹们聚会,但是居然在糖朝,还未坐稳,就听到隔壁桌子有人叫,我也要看场刊!原来是爪子也在此觅食,真是天涯何处不留爪。我于是怒目而视,我都看到你三天了,我明天要去徐家汇,你去不去?

这些小友们也都睽违了一年,神奇的是,居然感觉都没有什么变化,我想,变化的也许只是我而已,我似乎已经游离这圈子很久了,于是只能听她们聊着,却不一定能跟得上步伐。我发现她们都是有着痴心执著的孩子,各自的痴狂都让我很惊叹,或者专心买娃娃,或者大量买碟,等等,都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做到相当程度和段数的孩子。所以对比自己的很不执著和浅尝辄止,自我感觉已然是圈外了。

最有趣的,我想是忽然发现她们的说话都很有特点,有的是很慢的很嗲的,有的轻声细语着有趣的尾音,有的极快的仿佛耳边竹筒倒了豆子,有的孩子的对话完全让人听不懂,呵呵。

我看着她们,忽然很有兴趣的猜想着,她们这些持续多年的爱好,还会持续多少年?过了许多年之后,她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

她们的故事,到底是已经定型,还是尚未展开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