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白梅三万本(中)

接着要去的是宗我神社,算是山路上随意乱走,游人不多,偶尔能见。太阳很好,虽然风大的吓人,但还是走的热起来了。

那神社规模也不算小,但几乎没有人,正在乱看,这山中一阵怪风吹得人步履不稳,啊呀,天地可鉴,我可没做啥坏事情哪。

接下去应该要去个叫城前寺的所在。一路乱拐,顺便帮与我对面而来的一位老大爷指了一回路,幸好他没看到后来我迷路的惨状,否则肯定要心里悬悬。

那寺庙怎么走都找不到,而且我怀疑自己闯了人家,偷偷摸摸折返。后来干脆放弃了,随便乱走。不过倒又巧遇了一队观光的队伍,打了小旗的解说把大家带来这里,倒让我也看到了很惊叹的风景。

一株红梅,一株那种高高树干,枝条垂落的红梅,一株开了满树花朵的红梅。那么高那么大那么多,让镜头都收藏不下,那么多的花朵阿!忽然感觉,这花开的如同夏天的花火。

告别了这株人家自种,但大家一同观赏的红梅,继续走,忽然又在路边发现一株绿梅。我想梅花的颜色不是通过花瓣,也是通过花萼来区分的,因为这株的含苞,是清清的绿色呢,很是秀丽。

路边还看到一株慢慢残了的腊梅,腊梅的那种黄,果然温润灿烂。

再走走就是车来车往的道路了,稍微拐一下,便是東光院,我总算又走回了地图里标示的景点了。不过也没有多看,就记得里头看到了药师如来法相

出来再往下走,又看到路边并列了几株梅树,倒各有各的颜色,绿梅白梅红梅,各自垂珠。这儿还有一处古迹,似乎是某位名人的遗发冢,可惜我都不懂。只是梅花开得很好,但这午后天色由青转暗,山那边阴阴的乌云逼过来,镜头里的梅花显得不那么鲜亮了。

随后再走走,又撞上了另一处极大规模的梅林,別所梅林。耳边还隐约听到音乐,大概祭り正是好处,可是天色实在阴暗了,冷起来,就不是特有心情了。不过梅林的规模宏大,四望都是簇簇如雪海,人也多阿,果然是热闹的祭り呢。这里的梅花也有出售的,一株一株,挂了牌子,一般大的都是八千,小的三四千左右。也亏得这些牌子,于是知道那嫣红如绒的叫鹿児島紅梅,那青秀的叫青軸。

祭り上游人众多,热闹得很,卖团子的那个排队让人叹为观止,我倒是买了个鯛焼き,嘿嘿,吃着玩。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旅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